黃金巨匠到底輸什麼?

延伸閱讀:春季天皇賞報告


Source: Sankei Sports

這可能是賽馬界上其中一個不解之謎……

星期日出賽春季天皇賞的「黃金巨匠」(Orfevre、オルフェーヴル)背著1.3倍的大熱,不少馬迷應當作是保本馬甚至在WIN 5的該關只是選了牠。排18檔起步都不會影響馬迷的選擇,因為上場證明牠是怕欄,雖然在試閘後應該有進步,但是仍然有這樣的心理。起步後順利,馬匹在第十六位左右,除了「玫瑰帝國」(Rose Kingdom、ローズキングダム)包尾外,基本上大部份時間與Cosmo Robin(コスモロビン)拍在一起,攝影機已經多次拍著Orfevre的走位,並停留3至4秒。即使是主馬群慢步速,結果只是一直抑著牠,沒有讓牠放鬆。今場賽事「凱旋芭蕾」(Win Variation、ウインバリアシオン)也跟在較前位置,避兔吃虧。去到800、700、600米Orfevre仍然在第十六位,現在才開始迫近「萬千寵愛」(Hirono d’Armor、ヒルノダムール),在直路的時候,更被迫走出不利的位置而嚴重蝕位。在主馬群慢步速下,儘使「黃金巨匠」做出34.0的最後600米的時間,但也不是全場最快,因為連「凱旋芭蕾」的走勢也不及。原因牠走出了十一、二疊,追上時一度退回尾三的位置,即使最後能夠與「萬千寵愛」併頭跑第十一,但表現並不收貨。是場賽事勝出的馬匹是「霹靂戰駒」(Beat Black、ビートブラック)。

在賽後池添謙一指出,今場賽事雖然是慢步速,但是牠不想讓馬過早上前,所以選擇一直留後,而轉彎時的草地似乎長得過長,也讓牠終段未能發揮實力。實際上,如果能看清前方的話,甚至準確地計算時間的話,應該大概放在「凱旋芭蕾」後的一個馬位。結果未能發力下大敗。現在連是否角逐凱旋門大賽也不知道,因為第一輪報名將會在5月9日截止。

另一方面「霹靂戰駒」已經準備遞紙報名(不過牠應該比較適合跑同日的嘉登大賽)。

新聞來源:日刊體育產經體育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7 thoughts on “黃金巨匠到底輸什麼?”

  1. 「黃金巨匠」可能跑錯了,四冠馬跑到第十一名…長途賽比短途吸引就是因為變化更多。「東瀛佐敦」追回沒威脅的第二,今季會是最後一季,已沒有保留,期待!「凱旋芭蕾」的第三追勢最吸引,日本盃後小休,但今年尚未贏出,始終是勝出率太低。「Gustave Cry」今年已連續兩場較「黃金巨匠」先到終點,氣量應是較佳,回跑哩半或以下實力要再觀察評估,馬應該較是晚成的類型。寶塚可爭的馬,應不離以上幾匹。與「黃金巨匠」併列第十一的「萬千寵愛」,是去年的天(春)冠軍,去年在天(春)後竟然遠征歐洲出戰凱旋門,及後回國至今的表現,當明白2011年是日本古馬GI迷失的一年,今年「黃金巨匠」已兩連敗,2012年的古馬整體水準繼續令人擔憂。「霹靂戰駒」馬主非無名之後輩,花一點報名費及機票運費絕對不是問題。

    Like

    1. 夏天「東瀛佐敦」應該用回洋將策騎寶塚紀念賽,主動性應該會大得多。至於「凱旋芭蕾」不幸到在兩次中遇上假大逃,很可能已經取得了勝出。至於Orfevre應該重新考慮戰術是否讓牠跟前些許,例如像阪神大賞典讓其跟前會更好。最後也許談談網路電郵,原本跑了一席不錯的第四,但最後因傷休養。

      Like

  2. 版主你好,我也來談我個人觀點,這次 オルフェーヴル 慘敗的原因很多。
    最主要的就是對馬的能力不信任,明明經過矯正後已經不會怕欄可以單騎行走,卻還是用在馬群裡包圍不能正常發揮實力….愚蠢的戰術,而且還在比賽前幾天已經透露戰術消息,對手當然會針對戰術破解
    ,以至於大部份的馬匹都選擇跑在 オルフェーヴル 前頭。
    練馬師也要負很大的責任,調教審查過後,卻還是使用坡道調教馬匹,天皇賞(春)的場地是在京都賽馬場,直線是沒有坡道,所以對手很多都使用C コース調教馬匹。
    再來也被日本馬迷批評的面罩,使得 オルフェーヴル 無法使出真正的實力,在調教審查時使用或許讓馬的脾氣乖巧些,但是比賽時卻是未知數的情況下, 使用面罩造成了也是一個慘敗原因。

    Like

    1. 我認為練馬師及騎師戰術過於保守,起步後在16位後沒意識讓牠上前,在凱旋芭蕾之後,已經有問題,不過凱旋芭蕾上場在日經賞也經過假大逃的教訓,今場跟前能夠在最後拿出強勁的步速,已經是不錯,不過相反Orfevre好像夢了遊似,沒意識中段推前,在800米發力時也只能維持均速,在直路的時候推得太外,否則肯定不會跑11名這樣難堪的名次。金鯱賞已經遷往12月,對於G1馬來說,應再沒有合適的賽事熱身,更不會跑目黑紀念賽那種讓賽,好好調整,看看六月能拿出什麼功夫?

      Like

      1. 池添騎師可能在比賽中期知道當時的步速在3200M已經算快了,所以沒辦法再耗更多體力往前推,致命點在於一開始200M的14.2秒超慢速留在後方,之後大家都維持12秒左右的速度,變成只能希望大逃馬崩潰的被動局面。

        Like

  3. 這是天皇賞(春)裡幾匹主要馬的步速
    ビートブラック (1)  :12.9-11.5-11.5-12.1-12.4-11.9-12.1-12.3-12.7-12.5-12.0-12.0-11.4-11.9-12.2-12.4[6.1-6.3]
    トーセンジョーダン (2):13.5-12.3-12.7-12.2-12.5-11.8-12.4-12.9-13.1-12.5-12.2-11.6-10.8-11.1-11.3-11.6[5.7-5.8]
    ウインバリアシオン (3):13.7-12.5-12.8-12.4-12.4-12.1-12.3-13.0-13.0-12.4-12.1-11.7-10.9-11.2-11.1-11.2[5.5-5.7]
    オルフェーヴル (11) :14.2-12.6-12.8-12.4-12.5-12.0-12.2-13.0-12.9-12.3-12.3-11.6-10.8-11.3-11.2-11.5[5.7-5.8]

    可以看的出來 オルフェーヴル 一開始留的太後,造成與優勝馬 ビートブラック 有1.8秒的差距,以這種步速來看沒有體力不足的問題,在去年的菊花賞的步速能一直維持12秒多到終點破場地記錄只差0.1秒

    天皇賞賽後很多馬匹出問題,フェイトフルウォー両前屈腱炎発症,ジャガーメイル骨折,ナムラクレセント左前腳受傷, オルフェーヴル卻沒事,目前已經報名凱旋門大賽,接下來先挑戰寶塚記念看情況是否出賽凱旋門大賽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