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meracing]人間異語,黑人騎師關銘諾再說現況

20130706_Heavy_Metal
Source: Gold Circle

在這個爾虞我詐的世界中,說真話就會被人扁,說假話就會萬人擁戴。有些話不能說出來,就由這裡說出來。今次的對象是南非冠軍騎師關銘諾……

情景:國際騎師錦標賽配馬抽籤後一小時,於跑馬地馬場
訪問對象:關銘諾

以下訪問內容純屬虛構,根據新聞以及其他資料而改篇。

Q.為何會踏入騎師這行業?
A.那就要說小時候,還記得那個叫KwaMashu的小鎮,那個小鎮出現暴力,而暴力快要爆發,當時我的國家剛剛從種族隔離走出去。此時候父母離開那個鬼地方,遷往約翰尼斯堡,不久那個城鎮出現混亂。由於我個小子,幾乎所有運動也不能參與。直到2000年騎術學校的星探找到了我。初時我也懷疑,但是我長特不高,實在是馬壇需要的人才,就這樣我就進入了訓練學校。經過了5年訓練期,就在津巴布韋開始了競賽生涯。

揚名立萬 並不容易
Q.為何去了津巴布韋
A.南非騎師的競爭非常大,如果在大都市策騎的話未必有機會那麼多座騎,所以去了鄰國,當我第一次贏頭馬的時候,不受到太多人注目。不過一年後已經累積不少頭馬,每月都有80-90匹座騎,成為前20名騎師之一。2012年當我在德班七月讓賽贏馬後,終於感到了,能夠在5萬名到場馬迷面前贏過重要大賽,這種感覺以往找不到的。然後我也成為南非冠軍騎師,是時候將眼光放在世界了。

Q.有什麼向另一方黑人騎師田泰安說?
A.作為同鄉,也是黑人的田泰安,我來到香港不久後就找他了。我知他經歷了一次低潮,其實我與每一騎師也一樣,當去到這種的時候,把一匹機會平平的馬爭取位置,然後慢慢回復信心,只要有好機會,頭馬自然會來。看他星期日沙田賽事的表現,我就沒那麼擔心了。

Q.這次香港行有何期望?
A.我打算會再留香港一段時間,看看香港有沒有機會讓我,因為南非賽事獎金太低,所以不少南非騎師轉往世界各地賺取旅費,改善家人的生活。不過香港競爭性之高,像韋達這種前輩也是我學習目標,所以此後的目標我還沒決定,但首要的是星期三爭取好表現才行!

廣告

作者: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Flameracing]人間異語,黑人騎師關銘諾再說現況 有 “ 2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