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meracing]歷史名駒系列,澳洲傳奇之星京士頓城

19801025_Kingston_Town
Source: Unknown

能三奪覺士盾的馬匹絕不簡單……

「京士頓城」(Kingston Town)的父系為Bletchingly,「京士頓城」是牠的第一批子嗣,「京士頓城」帶紅了牠成為了澳洲冠軍種馬,當然除了牠也也是一頭實力的種馬,母系Ada Hunter,其誕下九匹子嗣,其中全兄Private Thoughts也曾贏出一場三歲馬二級賽,並成為種馬,但配種成績不成功。

京士頓城在周歲拍賣會中因為未達8000元的最低拍賣價,結果流標而回,結果只好由育馬者擁有。1979年3月26日在肯德百里出道,但是在13匹馬當中包尾而回,於是按慣例將其閹割,但卻因為這次的閹割,反而換來了極大的進步。其後在悉尼各大馬場取得六連勝,並籍此遠征維省,出戰考菲爾德堅尼,當時挾著悉尼冠軍出戰,但是連同該賽事三場賽事均取得敗績。先是考菲爾德堅尼跑獲季軍,再於傳統讓賽考菲爾德盃跑第四,其後在維多利亞打吡亦屈居亞軍,結束了春季嘉年華。

但返回悉尼,京士頓城截然不同,再次進入連勝軌道。由1200米的錦標賽逐漸增程。,只不過之後因賽程關係沒有角逐肯德百里堅尼,而是角逐蘭域堅尼,在秋季的賽事中幾乎每一次在直路時只要騎師Malcolm Johnston一發力就把其他對手帶離,期間再連贏Trecend錦標(寶馬錦標)、澳洲打吡還有悉尼盃。不過並不夠,反而去昆士蘭角逐兩場賽事,先贏二級賽大獎賽錦標,再贏出昆士蘭打吡。在秋季賽期連贏八場,勢頭相當驚人。

1980-81年馬季,「京士頓城」繼續密集式出賽。在悉尼先贏三場,來維省前贏出悉尼賽馬會盃(大都會讓賽),其後又再度安排遠征維省,不過在先在考菲爾德錦標中被Hyperno擊敗,Hyperno是當「京士頓城」在秋季未能出賽時,成為了澳洲馬匹,一星期後在考菲爾德盃跑獲季軍,頭馬是「明朝」(Ming Dynasty)。然後就到覺士盾,「京士頓城」至今仍未在維省取得一勝,「京士頓城」留守第四位,當Prince Ruling、Our Paddy Boy以及「明朝」爭奪前列位置,於二疊望空的「京士頓城」在轉彎時追上,過直路後仍有勁勢,隨後將兩馬帶離以四個馬位輕鬆贏出覺士盾。

但因為受傷關係,錯過秋季所有賽事。直到1981年8月復出,角逐路程較短的三場賽事,但贏得不算容易,甚至在首演錦標中,差點因為鬆韁由贏變輸。隨後返回較長的賽事,在悉尼賽馬盃中立即大勝,一星期後再攻下佐治文斯錦標。兩星期後再次來到維省,出戰考菲爾德錦標,雖然賽事途中受到了Sovreign Red的挑戰,但直路後未有半步作真正威脅。其後角逐覺士盾,換上了騎師昆頓,在最後將Lawman追過,贏出第二次覺士盾,其後繼續用昆頓角逐澳洲最高榮譽的墨爾本盃。「京士頓城」城出外疊,但直路受負磅影響一點反應也沒有,結果以第20名慘敗。接著如去年一樣,整個秋季嘉年華也沒有出賽。

1982年的春季,「京士頓城」首嘗出來以後在悉尼賽事的敗北,雖贏出諾頓錦標,但後來是湛士福錦標以及山崗錦標跑第四及第二。但幸好在佐治文斯錦標中險勝,其後再贏下考菲爾德錦標。第三度角逐覺士盾的「京士頓城」的走位不好,谷沛德看似要把牠騎在一個死位之中,但進入直路後馬匹仍然有勁勢,擊敗了當時冒起的三歲馬Grosvenor,成為史上首匹三奪覺士盾的馬匹。京士頓城再角逐墨爾本盃時再用回Malcolm Johnston,其負磅沒去年難搞,一度看似要被困,連評述也一度說出,「京士頓城」不能贏的說話,但今次順利在外疊位置追上,並順利帶出,但是從內側殺上的Gunner’s Lane漸漸迫近,「京士頓城」也沒有辦法,最終只能投降。後來再於西澳贏出西方郵報經典賽。不過在秋季賽事再因傷未曾上陣。後來雖然公佈遠征美國,並順利出行,但因為腳傷仍然未有轉好的跡象,在美國未曾出賽而遇役。

其後「京士頓城」返回出生的牧場渡過餘生,並參與退役馬顯示儀式。1991年3月22日,「京士頓城」因為腳部受傷,在手術過後仍然沒有改善,獸醫決定將牠人道毀滅。2001年當澳洲賽馬殿堂成立的時候,評審就立即把「京士頓城」進入賽馬殿堂。2007年西澳雅士閣將「京士頓城」贏出的西方郵報經典賽改名為京士頓城經典賽(賽事在2022年更名為北來風錦標)

你有所不知:「京士頓城」第一匹澳洲賽駒取得獎金超過100萬澳元。


京士頓城(澳) 1976年8月31日出生 黑毛 達利阿拉伯系
戰績:40戰30冠5亞2季 獎金:1,605,790澳元
練馬師:史密斯 馬主:David Hains & Mr & Mrs. G Monsborough

Bletchingly(澳)
1970 棕
Biscay
1965 栗
Star Kingdom
Magic Symbol
Coogee
1959 棗
Relic
Last Judgement
Ada Hunter(德)
1970 棗
Andera Mantenga
1961 棗
Ribot
Angela Rucellai
Almah
1957 棗
Alycidon
Gradisca f12-b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