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meracing]2016年亞洲賽馬會議,馬壇面對危與機

如果什麼不做的話,賽馬運動可以推向死亡……

本部份主要來源:Thoroughbred Daily News

今年亞洲賽馬會議在印度孟買舉行。多個討論也成為了話題,本誌在此輯錄一些焦點。

相信最受關注是跨境非法賭博的問題,因為非法賭博讓體育博彩事業每年損失2500億美元的收益,也提及近期有體育運動造假,包括有網球大滿貫得主亦懷疑牽涉在內。這個錢可以養活許多人。香港賽馬會一向推薦平分獎金的賭博產品,應家柏表示其收益比固定賠率為高,這種產品在日本、法國及美國是主流(部份國家使用固定賠率方法下注屬犯法行為),為了應對非法莊家,除了香港賽馬會,還請來了Longitude’s系統主任Tom Ascher講解近年香港賽馬會常採用的系統。

大家應該發覺近年三重彩,甚至是四重彩的賠率都可以輕易得知,有一天一個戶口無故向一條三重彩下注2000萬,由於只有1.1倍的關係,輕易被馬迷發現,成為了一時之間的話題。Tom Ascher也表明資訊公開性的重要以及迎合當地投注客人的需要,不要讓客人猜賠率,而是要讓客人立即看到。

香港賽馬會對於境外活動非常敏感,因為它是唯一在香港合法的賭博商,保凌求(Rupert Bolingbrok)更指出,以青少年為目標的網站,以代幣取代現金,一年吸引了700萬點擊率,這個數字相當驚人。

南非著名育馬場Summerhill Stud代表Mick Goss表示,南非應該取消六個月的長時間隔離。他表示除了輸出的馬匹在杜拜,甚至香港、新加坡及歐洲取得成功。不過出現育馬頭數減少,產馬數量由1995年的5000頭,減少至3400頭,於是非常依賴南美洲國家阿根廷等國家輸入馬匹補充數目。

對於英國莊家來說,他們要面對海外挑戰,首先網路投注在去年已取代實體的投注所,而且這些都在英國境內,不受英國法律管轄。換言之英國政治收益減少,到時代可能要向這些莊家開刀。研究博彩事業的Patrick Jay甚至表示希望向平分彩池的賠率投靠,因為Betfred的合約將在2018年到期。

在首天的開幕辭詞,阿加汗四世長女Zahra Aga Khan表示,母線家族很重點,例如一個母線可能要等很久出現大賽的馬匹Petite Etoile贏出加冕錦標,不過是1961年的事,到1998年就有Zainta贏出聖安利錦標,而這個家開知名的是2008年凱旋門大賽冠軍「實夠威」(Zarkava)。Zahra又稱,不會盲目最好的種馬交配,反而有些時候會與二三線不起眼,實而不華的種馬。她也提及賽馬是一項重要的農業,造就百萬就業人口例如騎馬員、育馬者、獸醫等(關於她的全文,可以看這裡

在一個賽馬媒體及21世紀的馬迷的主題演講中,說出了新科技對賽馬帶來的優勢,英國第四台的賽馬制作人Jim Ramsay舉例2001年覺士盾,頭三名位置相當接近,如何做出準備判斷,單靠肉眼不容易,甚至可提出1/5600的快門。另外騎師鏡頭除了讓馬迷體驗騎馬的感覺,到於騎練而言可以檢討賽事的跑法,以及騎師的技巧。為免出現漏了一人或偷步的情況,在2016年的卓定咸賽馬節的賽事,騎師會獲得一台對講機及耳筒,接司閘員指示進入起步點,這些裝備會在比賽時由工作人員收起。

接著第二天的話題是How We Market Racing。先由韓國馬事會發言人Ben Hao發言,在2013年南韓賭場以及在南韓政府規範下其他體育博彩有增加(補充一下:南韓只有一個賭場可讓當地人進入,其他賭場全為遊客賭場),反而賽馬減少,而市民對賽馬的形象也漸漸變壞。賽馬品牌必需改變。現時的首爾競馬公園將成為一個綜合公園,在2018年改名為Let’s Run Park(Let’s Run是韓國馬事會的宣傳口號),這個主題公園在2020年啟用。甚至啟動「KING」計劃,在四方面滿足國內及國際人士的需要。2014年投注額有所改善,甚至在場外投注處實行指定席制。有些場外投注處在非賽馬業務期間,會舉行社區活動。

Eliot Forbes帶領塔斯曼尼亞的賽馬有顯著的進步,塔斯曼尼亞是一個人口只有50萬的島嶼,當然賽馬水平以及動員人數不能與墨爾本及悉尼大都市作比較。例如夏季將星期三的賽事改為黃昏賽,讓香港及法國的轉播賽順利播出,另外也將官方網站迎合punters(香港賽馬會常譯作馬迷,但譯作賭客更為準確),你可能看到官方網站以「Racing for smart punters」作招徠,提供免費重播以及深度數據分析這種服務可與香港賽馬會作比較。

維多利亞賽馬會代表Nick Addison談及為何不可以像其他運動般推廣大明星宣傳。他指出五點,吸引兩性潛在用戶,特別是女性,這點一定要用廣告戰略。第二是不分年齡。第三有國際性,第四是對媒體易處理。最後推廣賽馬獨特性以及如何吸引顧客。

在最後一日,談到澳洲的鈷風波,橫跨澳洲及歐洲的大馬主OTI Racing代表Terry Henderson稱練馬師與獸醫關係過於密切,結果導致多個練馬師出事,除了練馬師吊銷牌照,也有多個獸醫停牌。而英國冠軍跳欄騎師麥歌則介紹受傷騎師基金(Injury Jockey Fund)這個慈善組織。

另一個焦點是中國賽馬,中國仍不是亞洲賽馬會議成員國,在近年已經有30個馬場舉行速度賽馬。甚至有多個賽馬組織,但香港賽馬會認為可以做得更多,於是就協助他們的工作,推廣馬主團體。香港賽馬會也提及從化賽馬基地,提供完善施設,包括2000米草地跑道、游泳池、獸醫院還有香港沒有的斜度1.5%的斜坡跑道。

下一屆的亞洲賽馬會議在2018年5月南韓舉行。

發表者: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