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meracing]寶塚賽念賽機會馬介紹,中距離實績專家鴻鵠大志

20160403_Ambitious
Source: Asahi Shimbun

跑此賽事初路程是2200米總會有一點不安……

「鴻鵠大志」(Ambitious、アンビシャス)的父系是日本著名種馬「大震撼」(Deep Impact、ディープインパクト),在一哩及長距離特佳,雖然相較父系「周日寧靜」(Sunday Silence),但已肯定是SS系之首。母系Carnival Song(カーニバルソング),出自「神鷹」(El Condor Pasa、エルコンドルパサー),出賽12次取得1勝,曾在兩歲馬公開賽跑入第三名。繁殖成績不錯,其中三匹兄姊都在中央取得頭馬,但只有一匹能夠突破到900萬。母系家族方面,外祖母Carniola亦贏出一場表列賽。

在兩歲時兩戰全勝,所勝都是一哩賽事。勝出距離不多,到二月出戰共同通信盃的時候,只是第四熱門,馬匹留在前方,到直路有一段短時間的領先,不過在最後二百米。被「不撓真鋼」(Real Steel、リアルスティール)以及「大鳴大放」(Duramente、ドゥラメンテ)跑獲第三名。其後在每日盃用松上弘平只得第三。於是馬匹等待了首長錦標,換上了李慕華,今次起步稍慢,不過最後仍能追上以一個馬位取勝。

明明取得了優先出賽權,為何卻不跑日本打吡,音無秀考當時指出,賽程密集以及馬匹路程適性問題,決定不出戰。改為在七月初跑三級賽日經廣播賞,賽事水準實際不高,因為是讓賽,但「鴻鵠大志」仍以負磅最重的馬匹參戰。結果發揮了與對手相違的步伐,直路帶出後,一氣衝上,以三個馬位大勝。在這時應該預期將來有不錯表現。

秋季跑二級賽每日王冠,在這場大混戰中成為了次熱門。不過起步慢閘,結果失去了勝機,後追亦太遲跑第六。接著在秋季天皇賞又遇上多重意外,起步慢閘,但因為原先領前的「榮進之光」(A Shin Hikari、エイシンヒカリ)卻不放,結果導致慢步速,馬匹搶口情況非常嚴重,李慕華很勉強地拉回中間位置,但直路時初段發力不強,但到200米最有反應,不過被後方的「明媚島」(Isla Bonita、イスラボニータ)以及「湘南魔瓶」(Shonan Pandora、ショウナンパンドラ)追上來之後稍有不及,結果只得一席第五名。

休息四個月後,跑中山紀念賽。只是半冷而已,轉入直路後追得不錯,先過「不撓真鋼」,再挑戰「大鳴大放」,不過最後還是以馬頸之差擊敗。4月初跑大阪盃時卻換上了橫山典弘(李慕華當日在中山策騎),馬匹當時仍獲支持,當時「北部玄駒」慢放,馬匹在前列位置緊迫,直到終點時才能反勝。在跑今場賽事時不急著找其他賽事,而是休閒近三個月才出戰。休息期不計算海外遠征馬所有出賽馬是最長。雖然對長途性能或有保留,但是跑長200米不是大問題。

廣告

作者: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