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meracing]香港國際賽事港隊危機,草地都可以玩死你的彎刀赤駿

20161002_red_falx
Source: Japan Racing Association

「彎刀赤駿」(Red Falx、レッドファルクス的父系為Swept Overboard,在美國曾贏出泥地短途及一哩一級賽,在2003年輸入日本後,子嗣不論草泥,成功的馬匹雖然不多,但活躍傾向於短途,母系Vermouth(ベルモット)出自「周日寧靜」(Sunday Silence),在中央取得三勝,曾贏到1800米,其中一匹半兄在中央取得3勝,另外牠的近親家族包括一級賽「痛快駒」(Stinger、スティンガー)。

在三歲春季賽期時,當時仍屬短期客串的杜滿萊帶領這匹灰馬贏出首場勝利。不過第三場勝利要等七個月後再於泥地取得。三歲時累積取得三勝。到四歲時,在當年3月重返中京草地賽,角逐1600萬賽事,雖然在外欄起步蝕位,並在直路初段反應不太好,不過在200米前方的馬匹乏力,最後100米將帶出的At Will(アットウィル)追過,然後壓著Epoisse(エポワス)升上公開班次。但馬匹直到10月復出,在東京贏出一場泥地1400米1600萬條件賽。其後跑公開賽黃金盃,在後上時最後100米轉弱,不過在這場草地賽事只能跑第八。於是返回泥地賽,在分級賽根岸錦標取得第八。

既然沒機會跑二月錦標,只好在這段時候集中競逐公開賽,三場賽事都是1400米。在中京及阪神賽事跑第二及第四後,在5月尾的公開賽,位處前列,在直路迫近前列,到200米取得領先,雖然終點前在大熱門的A Shin Bakken(エイシンバッケン)迫近,但是最後「彎刀赤駿」仍以短馬頸位勝出。

牠的下一個目標不是小犬座錦標,而是草地賽CBC賞,這場賽事因為久久未跑過泥地而有所懷疑,不過在杜滿萊久久策騎下,成為了第三熱門。起步後留在後方。轉入直路後仍然與頭馬有一段距離,不過在最後100米越追越近,最後就此反勝,只是跑第二的「戀人海角」(Lover’s Point、ラヴァーズポイント)贏馬頸位。

其後一直休養到短途馬錦標,當時在人馬錦標壓制得手的「大仁大勇」(Big Arthur、ビッグアーサー)成為了頂頭大熱,起步後守在不錯的位置,但轉彎時位置六疊,蝕位頗為嚴重,當大熱門因狀態以及走為問題被困時,馬匹在發力時有所進展,在前方的還有「覓奇島」(Mikki Isle、ミッキーアイル)正以為對手快放得手時,但最後「彎刀赤駿」再一次以短距離之差將對手追過反勝。

牠本身也具備有頂級實力,只是這種跑法能不能在香港實行。正如在直路初段未能發力,如果步速稍慢的話,後段會很吃虧,所以牠不能放得太後。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