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meracing]卡拉卡精英拍賣會,傑仕馬主俱樂部購入白毛馬

20170130_volkrose_2015
Source: Trish Dunell

接下來到紐西蘭最大的拍賣會,我們會集中說競投最激烈的精英拍賣會……至於精選拍賣會以簡介報導……

早在第一天初段10號雄馬成為了焦點,父系O’Reilly是紐西蘭頂級種馬,其馬匹的全兄更是一級賽「特快班車」(Shamexpress),台型亦相當吸引,以第一天高價82萬5千紐西蘭元成交,由傑仕馬主俱樂部聯同Newgate合作投得。其後到58號雌馬,父系「小法寶」(Savabeel),母系Banchee,本身是紐西蘭最佳兩歲馬,牠的半姊是一級賽冠軍「民謠歌后」(Katie Lee),由高多芬澳洲代表以75萬買入。

傑仕馬主俱樂部亦在稍後買了一匹109號雌馬父系同樣為「小法寶」,母系Daffodi,曾在澳紐贏出3場一級賽,以60萬元成交。編號130號雌馬,父系為已逝世的「灌木叢」(High Chaparral),母系Diamond Like,出自「丹山」(Danehill),牠的孩子全數贏出,更有兩匹勝出分級賽,結果此駒由咸頓酋長代表以80萬成交。然後就到173號雄馬,父系為當今種王「燈塔島」(Fastnet Rock),母系Frustrating是的四匹兄弟在短途分級賽活躍,如「遠大前景」(Terravista)、新加坡短途精英「很簡單」(Super Easy)等,由愛爾蘭集團以75萬澳元成交。

181號雄馬是今次拍賣會上唯一的「范高爾」(Frankel)子嗣,母系Give Me Five,此拍賣馬的半兄為雅士谷金盃冠軍「色彩視覺」(Colored Vision),結果由悉尼的DGR Thoroughbred Services以47萬5千澳元投得。

在第二天,競投沒那麼活躍最高價的是260號雌馬,半兄為一級賽冠軍「維京霸主」(Viking Ruler),以62萬由成交傑仕馬主俱樂部投得,為第二天最高價的馬匹。其後由紐西蘭馬主搶回一匹高價購入312號「盡善盡美」(Exceed And Excel)雄馬,以60萬成交。母系家族有兩屆香港瓶冠軍「迪諾醫生」(Doctor Dino)。莫德(Peter Moody)雖然放棄練馬師牌照,但亦全身轉投馬販事業以60萬買入「小法寶」420號雄馬,母系Spending,近親為「包裝奔馳」(Packing Pins),再遠一點就看到「聖靈瀑布」(Sacred Falls)。

20170131_the_opera_house_2015
Source: breednet.com.au

接下來到449號,就是那一匹白毛馬,去年那匹兄弟以45萬的價錢賣給日本馬主,並準備在日本出賽。母系The Opera House是「靈氣迫人」(Mighty And Power)的3/4兄弟,至於父系為新種馬「特快班車」(Shamexpress),在今次的拍賣會頗為活躍,多匹馬亦以20萬以上成交。今年亦以51萬成交,成為了本屆拍賣會十大高價馬之一。經理人 Michael Wallace透露將會由澳洲練馬師馬漢雅訓練
在香港勢力方面,姚本輝買入三匹,均以低價買入,最貴的也是11萬而已,是211號,母系「達先寶馬」(Darci Brahma)。此駒的全兄為新加坡現役有不錯表現的氣勢磅礡(Majestic Moments)。何良只買一匹,但亦價20萬元,408號,父系「小法竇」,母線家族方面以「浪人寶鑽」(Gyspy Diamond)最為活躍。

香港賽馬會購入五匹,介紹其中兩匹,首先是315號,父系「強勁能量」(Power)成績已經在北半球立足,母系「八爪女郎」(Octapussy)曾經在一級賽上名。此駒的半兄「大內特工」(Inside Agent)有力爭三歲馬賽事,成交價38萬。另一匹是205號,是「聖靈瀑布」的全弟(父O’Reilly,母Iguazu’s Girl),不過其他兄弟馬除「聖靈瀑布」外,就只有兩匹馬能贏。值得一提的是,有一位馬販相當活躍,就是引進「包裝騎士」(Packing Pins)的Tartan Meadow Bloodstock,在精英拍賣會買了三匹馬,其中351號更以33萬買入,父系Sebring,母系Private Steer。叔父為一級賽冠軍「萬籟寂靜」(All Silent)。

今次的拍賣會,雖然拍賣價滿意,但拍賣商認為,撞正農曆新年,少了華人參與,香港買馬數目只是10頭左右。不過也靠中東買家以及傑仕馬主俱樂部推高拍賣價。傑仕馬主俱樂部一是不出價,否則幾乎下下重手。平均出價40萬(不計算與其他集團聯合競投的馬匹)。另外,今次拍賣會是Joe Walls最後一次主持,他將會安享晚年。

接下來還有精選拍賣會,相信是香港馬主及馬販的真正主戰場,還嫌貴還有節慶拍賣會。以後將以簡短形式報導。

新聞來源紐西蘭純種馬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