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人十色專訪,馬場南哥繪畫奇遇記

2015年煞科賽馬日,他改變了外界對香港馬迷的看法……

小編先說一些前話,其實今次訪問我覺得有機會被「打槍」(拒絕),因為有一名活躍的馬評人已經找他訪問,而且已經在數個不同平台發佈(編注:其實還有日本方面的訪問)。小編為了公平,除了看過蘋果日報一部份的報導,其餘會在訪問出街前完全沒看過

Flameracing十週年特別企劃進入第五集,換言之進度已經去到一半。本專題會尋找馬圈內外的不同人士。讓大家了解不同色度了解馬圈事件,本期請到了馬場南哥,又稱韋利的訪問。近年如果大賽日有去到馬場的話,你大有機會看到他的作品。

序:接觸賽馬
很感謝南哥/韋利接受本誌訪問首先先簡介自己,例如是認識賽馬年資以及何時真正投入賽馬。
南:本人今年已經48歲。十多歲的時候,幫爸爸到樓下報攤買《天皇馬經》。當我一年滿18歲,參與賭博,入投注站,又入馬場。大概是1988-89年馬季左右。最狂大概是1990年代初。到考到公務員後雖然有玩,但漸漸淡忘。2000-03年還會入場拍照,到2003-10年較少進場。2010年問朋友借相機拍照,並重新進入馬場。近年有畫畫的構思。
嗯,原來如此。

平時會投注嗎?
南:現在?大概每個賽馬日500元左右。不過我並非每個賽馬日參與賭博。最近進場有時候不會買馬,有時到場後也只是拍照,欣賞畫作等等。例如是某天放假,就買份馬經然後入數百元到馬會戶口「玩吓」。

那麼現在的賽馬與以前有何不同?
南:資訊比以前豐富許多。以前只能靠報紙電台,那時候馬迷掌握資訊並不多。如果想多取一點的話,特別是賠率資訊,那非得進入馬場不可,年輕的時候進場是為了看「起飛」。現在當然不用那麼辛苦,電視機、上網有許多資訊,不必要花時間進場,用電腦、手機也可以。現在入馬場平均年紀較大,因為是他們習慣。以前投注站真的很擠逼,排隊時前面有十多二十人,縱使受理投注的窗口有十多個,許多時到開閘也未能買馬,特別是開閘的時候,心中忐忑不安,如果不中算幸運,但中了就慘了。不過現在投注站的情況不太清楚,因為很少會進去。

以近年來說,每平進場次數?
南:我大多數在星期日的大賽日才會進場。你幫我數一下,開鑼、煞科,那還有什麼賽馬日呢?

國際賽、愛彼女皇盃、香港打吡呢?
南:大概是4、5次左右。

那麼年初三賽日呢?
南:今年有,去年就沒去。平均每季十次左右吧。

壹:雷神頭號支持者
那麼你有沒有馬匹、騎師或練馬師會特別支持?
南:如果你這樣問題的話,我肯定會答你是「雷神」莫雷拉。

那麼你認為雷神有什麼值得欣賞地方。
南:控制步速,跑道智慧以及控制韁繩。如果真的要批評的話,就真的對著「巴基之星」。他這份人亦相當友善。

那麼是簽名的時候嗎?
南:其實是這樣,最近他簽名多的時候,有時會作出拒絕,會挑合適時間才簽。因為他問了一條問題,至於那條問題是什麼?稍後才說。

貳:佳龍駒
續:如果是馬匹的話,我想只有「佳龍駒」,我畫得最多的正是「佳龍駒」,牠是歷來第一匹「四歲馬三冠」。

既然提到「佳龍駒」你覺得牠是怎樣的賽駒呢?會不會有一點感觸?
南:牠死了實在有一點感觸。有人覺得歸咎於練馬師跑得太多。如果練馬師看得出有問題應該不會安排出賽。舉例說,在主席錦標中過終點後馬匹有搖尾的動作,這些事馬迷會看得出的。搖尾的意思是什麼?代表出現。但我相信大摩的專業。當「佳龍駒」三歲時贏了幾場,最後更將獅子山錦標贏回。當時已經看到了很有潛質。當時已經一早覺得大摩安排跑打吡。

那麼你現在所做的事與一般馬迷會否不同呢?會否因此突出。
南:與一般馬迷不同,他們所著重的是投注,能否於賽事中贏錢。我反而會將留意的內容,用畫筆去呈現出來。我畫得開心之餘,亦希望看的人亦會開心。賽馬除了賭博以外,還有沒有新的元素可以加入?

先補充一下近年香港賽馬會亦做了不少事情,嘗試將賽馬人口年輕化。
南:又不是這樣說,其實Happy Wednesday這類活動未能合我,因為會讓馬場有點吵雜,雖然有幫助,但未必合本人。

參:畫作
我們就來到今次的重點,就是你所畫的作品。由你首次作畫開始,迄今有多少個作品(註:以下資料以2018年冠軍賽馬日前的資訊)?
南:等一下,你是說帶入馬場的那些作品?

如果是全部數之不盡?
南:沒這麼跨張,大概是數十張左右(接著開始在數)……大概是40張左右,其實有一少部份已送給他人。2016-17年馬季開始畫Q版,第一幅正是「永旺年年」。再早前畫的是正常版本的「步步友」及「精彩鬥士」。「精彩鬥士」好像去英國跑……

今年6月會去英國,並由戴圖理策騎。
南:他之前贏過不少賽事,是今年贏紅達時嗎?

其實去年已經贏過新市場讓賽,這個時候牠才真正成名。接下來我想問你,第一幅的作品是什麼?
南:應該怎樣算下去呢?這裡有一些90年代完成的作品。我已經在1990年代畫過這些作品,大概到2000年中止。我一定也有畫過其他作品,例如曾為賽馬的朋友畫過生日的作品。

(續)其到2015年左右,弄傷了腳部,左腳斷了後十字韌帶。

那需要住院嗎?
南:不是,做了手術,需要放一段時間病假。那個時候有三個月的假期。正好這時候香港打吡,我是莫雷拉的支持者。既然有時間的話,不如畫這幅畫進去。接著我打跛腳進馬匹,不過可惜。

那時候是「戰利品」勝出
南:就是被潘頓殺了。這就是為「精彩鬥士」而畫的水彩。

接著其後是不是開始在其他大賽日畫作品,例如是女皇盃?
南:沒那麼快,之後都沒再畫其他作品,直到今季季尾煞科才帶「步步友」……

啊!原來是那個時候!
南:跟著你也有捧著那個(「步步友」)去拍照。接著就繼續……

繼續於2015-16馬季畫到現在?
南:唔,沒錯。接著到2016-17年「永旺年年」那一幅開始就開始畫大頭Q版。

那麼你繪畫作品會所花多少時間。
南:如果是水彩畫,就會花10小時左右時間,每次可畫2-3個小時,因為頸部問題,不可以畫太久,大概3-4天就可以完成。如果是用Maker就會比較快3-4個小時可以完成。

那麼你畫完有關作品後,通常會怎樣存放作品?
南:這些作品會於簽名後,帶回家,通常會在家中存放。有少部份會送給朋友。

那你會不會將作品賣出來?
南:絕對不會。但是有人質疑過,就是莫雷拉。原因是他每一次拿來簽,突然有一次莫雷拉不打算簽。我就問雷神為何不簽,他就說是不是拿去賣,那個時候他才簽名。

(這個時候我指向南哥在2000年的作品)
南:那就是霍達拿下1999-2000年度冠軍騎師。於2000年開鑼日辦了一個簽名會。那個時候由香港賽馬會搞。馬迷需要排隊找上台找霍達簽名,並送霍達的大頭照。我就找2000年遮打盃冠軍照片找他簽名。

我平時跟你聊天時悉知你跟妻子去日本週年結婚紀念,其實你有沒有想過「帶作品」到海外遠征?
南:上次不是帶過作品給顧偉樂嗎?(小編完全不知此事)

肆:與顧偉樂之緣
顧偉樂?怎樣認識?
南:話說去年某一天,有一位Facebook好友讚好我的文章,由於這位朋友與顧偉樂為「好友關係」,因此顧偉樂看到我的作品,就加好友。話說早前他策騎「浩勝皇綵」贏出澳門堅尼大賽,他主動要求畫這個作品,並約在香港銅鑼灣交收。

這真是一個難得的經驗
南:顧偉樂大概是一位二十多歲騎師,而且相當友善。接著他想我過去澳門,就畫了一張Q版「得意寶寶」。不過那時候臨急臨忙怎樣過去呢?最後無法於澳門金盃那一天前往澳門,結果「得意寶寶」真的勝出賽事。顧偉樂一直問我會不會前來,最終在8月到能夠抽到時間前往澳門。

慢著!那時澳門不是受到颱風侵襲?
南:那時已經在打風前的事。我在8月19日到澳門,悄悄地畫了「得意寶寶」這幅。某場賽事在沙圈出賽前,顧偉樂就叫我下來,與他合照。不過澳門拍照有點麻煩,因為只有記者才能站台。

接著到日本發生什麼事?
南:與妻子去日本結婚週年,主要去看日本盃。其後亦去了大井競馬場,順道探望顧偉樂,然後畫那一幅給他。其實有一點奇怪,為何顧偉樂都是穿同一件綵衣,是否為同一馬主效力?

非也。其實在日本地區賽馬,騎師有自己的綵衣。
南:原來如此,難怪覺得有點怪。

最後感謝您接受專訪最後有沒有什麼說話想跟我們讀者講呢?
南:還是那一句。我所做的事情讓馬匹除了在賭博投注外,能否從別的角度觀賞賽馬呢?讓其馬可以作為運動。當其他人看到我的作品時,再思考一下賽馬會不會只是參與賭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