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meracing]直入凱旋門大賽的人類學


Source: ScoopDyga

無長途經驗沒問題嗎?

Study of Man父系為日本冠軍種馬「大震撼」(Deep Impact、ディープインパクト),近年有一些歐洲馬主嘗試與其配種,早已經於第一世代取下成功。今年同期亦有一匹名為「碩信尚武」(Saxon Warrior)的馬匹。但與其不同,馬主於配種後將母系Second Happiness回到歐洲(註:Second Happiness於退役後日本配種),因為視作愛爾蘭出生。外祖父為Storm Cat,「大震撼」以及Storm Cat組合十分成功。其兄以Mambo Nephew(マンボネフュー)以及Tale of Life較為成功,取下四勝及三勝。

兩歲時於九月中只是跑過一場一哩的女馬場,以兩個馬位勝利,直到半年後才出賽。4月於於三級賽力量錦標出賽,當時嘗試用後方追上,但是卻一直未能追到「智利人」(Chilean)跑獲亞軍。到5月8日的國富大賽,首次於好地馬場出賽,今次於四匹馬出賽賽事當中帶出去到400米,開始帶離對手,並於200米保持一定距離,最後以三個馬位大勝而回。

接下來挑戰法國打吡,僅次於「奧美度」(Olmedo)成為次熱門。留守中間位置,於「演奏家」(Rostropovich)外側,於長直路下,到400米找到位置看似要領先,但受到了「路易金幣」(Louis d;Or)、Intellogent,再加上終點前Patascoy追上,但仍然只是差一點而已。結果Study of Man以半個馬位取勝,再一次證明日本種馬於歐洲的實力。

休養兩個月後,於奧蘭奴錦標復出,成1.8倍的大熱門。但卻又一次留前鬥後,結果追勢不足,落後頭馬甚遠跑獲季軍。上戰於愛爾蘭冠軍錦標角逐,但上前不久被追過,維持後方,最後無法後追前馬,只能跑獲第五。

其後巴利稱有哩半能力,於是讓其於凱旋門大賽一試身上,到底於哩半沒經驗的Study of Man能否順利反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