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meracing]越戰越勇的亞朗親王


Source: racing.com

今年或許在二班中浮沉……

「亞朗親王」(Prince of Arran)父系「思樂驥」(Shirocco)贏出德國打吡、育馬者盃草地大賽以及加冕盃,退役後於英國配種。以同父系而言,最出色的是2017年德國打吡冠軍Windstoss。「啡豹」(Brown Panther)也是在大長途留名的馬匹。母系Storming Sioux,出自「極速衝刺」(Storming Home),未錯取勝於一哩及哩半的賽事上名。叔父為Best of the Bests,贏出伊斯巴翰錦標等賽事。

「亞朗親王」於兩歲及三歲時贏出膠沙地賽事,亦試過於草地賽上陣,但發揮不理想,如兩年前轉播賽出戰三歲馬讓賽,以第八名完成。四歲時仍以膠沙地賽事為目標,直到5月初的薩嘉羅錦標(Sagaro Stakes),直路上追上不錯,進佔第二,可惜未能追得更前,取下第二,但到雅士谷金盃實力仍然不敗大敗而回。接著到古活盃、唐加士達錦標等三場賽事大敗而回。

今年年初轉戰杜拜世界盃嘉年華,贏出一場3200米的讓賽,以馬頭位險勝「鬍鬚男」(Los Barbados)。但是到詩栢錦標以及杜拜錦標都是隱起來,表現一般而己。期間於美國的貝蒙金盃取下季軍,追上來時乏力一般。其後於諾特伯蘭碟這場膠沙地讓賽中發揮出應有水準,但被Withold帶離,無緣頭馬,不過練馬師范朗善似乎找到了什麼。於是讓馬匹遠征澳洲。

但是無大賽認證的「亞朗親王」,需要在墨爾本中過關都都將才有機會,飽華錦標已由韋米高策騎,守在一個好位,但直路被困,晚晚未能找位,只得第三。導致「亞朗親王」必需於凌志錦標中取下勝利才能出戰墨爾本盃。韋米高看到沒馬領放,將「亞朗親王」首先帶出,直路一度將對手帶離。最報雖有「不倒石」(Brimham Rocks)追近,但是被「亞朗親王」完全控制步速,結果取下了墨爾本盃入場券。到墨爾本盃當中,馬匹只是半冷,擔心三日內難度回復百份百狀況。起步後留在前方,直路一持保持不錯的走勢,但後方的馬匹追勢相當強,最後守住一席季軍。

賽後宣佈前往來到香港瓶,范朗善稱馬匹仍然保持好狀態,並稱假如在一月說去香港的話,實在是痴人說夢。今場賽事出馬多,應該會找到一匹前領馬,估計守在中間位置,但平磅賽不易跑。

廣告

作者: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