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meracing]高多芬司馬經典主力老波斯


Source: Erika Rasmussen/Dubai Racing Club

「老波斯」(Old Persian)父自出自「杜拜威」(Dubawi),是高多芬愛用的子嗣,已經有相當多的一奴賽冠軍,能跑到哩半的馬匹亦天有不少,母系Indian Petal,出自「談唱贏」(Singspiel)。三歲時出賽過兩次,只得一席第四及第五,目前有兩匹子嗣已出賽,半妹Chapelli贏出兩場賽事。

「老波斯」兩歲時贏下兩場初級賽,10月尾在潘頓法角逐銀盃錦標時似乎有點不足,最後200米見阻,只得第七。三歲時返回三歲角逐,最後追上Dukhan贏出2000米讓賽。其後在新市場錦標亦表現追上,但是未能追及「重大勝仗」(Key Victory),兩星期後在一個較普通的賽馬日贏出一場表列賽,一直咬著頭馬。

六月去到皇家雅士谷挑戰愛德華七世錦標,2步後跟在前方,直路後取下領先,無懼「演奏家」(Rostropovich)追上來,最後以近兩個馬位取勝。八月後在愛爾蘭打吡進擊,雖然最後400米追上前,但漸漸力弱﹑以第六名完成。八月的獲狄嘉錦標,「老波斯」由第二騎師杜拜俊策騎,布宜學帶來了「還擊」(Cross Counter)上陣,起步後兩馬跟孺隨「納爾遜」(Nelson)之後,最後兩馬透出,最後100米壓過「還擊」取勝。及後進擊聖烈治錦標,留守前方,最後最下領先,但其他對手真正發力時已經見弱取勝。高多芬安排保息,並留待杜拜超級星期六賽馬日。

初上陣的賽事是杜拜黃金之都錦標,亦成為了大熱門,起步後跟在「競賽歷史」(Racing History)之後,其後有馬匹及早發力,導致在直路後被困,前方有同主的「歌韻串流」(Spotify),外側就有「荒漠歷奇」(Sesert Encounter)。最後200米找到空位,不過在「競賽歷史」控制步速之下,並不容易追上。最後憑著最後餘勁追上險勝「競賽歷史」。

在這樣步速情況下仍能贏馬,「競賽歷史」絕不簡單,但今次步速不會慢得去哪裡,加上與日本馬以及岳伯仁陣營角逐,角力不容易,萬一被困後方,要追的比上場難度高10倍。

廣告

作者: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