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meracing]大魔神最後之路,真正的最後強擊


Source: Amdrew Watkins/Dubai Racing Club

就好像馬主過去的隊友鈴木一郎般光榮退役,能不能在此引退花道……

翻回資料原「強擊」(Vivlos、ヴィブロス)原來未曾介紹,那麼我們會濃縮到去到2017年杜拜草地大賽的時間。「強擊」的血統不用道太多。全姊就是「極峰」(Verxina、ヴィルシーナ) ,而半兄「高尚駿逸」(Grand Chavel、シュヴァルクラン)贏過一級賽。

2016年三歲贏過秋華賞。在遠征杜拜前的中山紀念賽一般而回。在杜拜草地大賽首配莫雷拉,馬匹一直留後。直路時大熱門「列卓斯特」(Ribchester)帶出,「豪勝」(Heshem)率先追上,並過了「列卓斯特」,最後100米「強擊」追到上來,結果取勝之回。其後返到日本,到秋季復出,在府中牝馬錦標跑獲亞軍,但此後卻是回歸日本賽事唯一一次上名,其後在女皇伊利沙伯二世盃,受慢步速影響以第五名完成。去年2月角逐完中山紀念賽後,再次挑戰杜拜草地大賽,該年賽事改配杜滿萊,起步留在後方,轉彎時在尾三位置,直路後一路追上,雖然追過了「不撓真鋼」(Real Steel、リアルスティール)以及「迪雅卓」(Deirdre、ディアドラ)一對日本馬後,但是看著前方的「拼百圖」(Benbatl)根本無法追上。

回歸日本後,寶塚紀念賽以第四名完成在主馬群前方詔終點,但在秋季天皇賞復出,狀態明顯不足,以第八名完成。由於近績一般,因此只是冷門,起步後一直留在外側,最後300米衝出,不過遠遠的「美麗傳承」(Beauty Generation)根本無法追上,但仍能於最後追過「川河尊駒」(Southern Legend)最終獲一席亞軍。本以為以香港一哩錦標後退役,但是不久決定再戰杜拜,今戰配上杜滿樂,看來馬匹已經習慣了當地水土。

廣告

作者: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