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meracing]女皇盃勝出光采之絕技


Source: netkeiba.com

只是靠中山競馬場才行嗎?

「勝出光采」(Win Bright、ウインブライト)父系「黃金旅程」(Stay Gold、ステイゴールド)是一匹配種較遲起步的馬匹,「勝出光采」正是最後一化馬匹之一,母系Summer Eternity(サマーエタニティ),來自「喜高善」(Admire Cozzene、アドアイヤコジーン)在日本中央賽事取下一1勝,全姊Win Fabulous(ウインファビラス)已經進入公開賽事班別,但仍需努力。

「勝出光采」在初出第三戰取下首勝。經過第二勝後,就在春季錦標取下勝利,不過三冠首兩關表現受壓,只得第八及第十五。秋季在精英雲集的每日王冠亦只能全程在中後以第十名完成。於是「勝出光采」用另一種方式上名,在對手沒那麼的讓賽級賽事上陣,首先在福島紀念賽,找回前領位置,雖然最後有「鈴鹿不羈」(Suzuka Devious、スズカデヴィアス)等馬追上,但仍能險勝。去到2018年在中山金盃取下亞軍。

接著在中山紀念賽中獲得了支持,雖然有不少頂賽賽駒,不過最後仍能追過「太空隕石」(Aerolithe、アエロリット),其後以優先出賽資格角逐大阪盃,但未到直路時已經推騎,最後乏力而回。「勝出光采」在秋季爭一哩賽,但從富士錦標以及一哩冠軍賽中未能爭好表現。

今年在中山金盃復出,但相對去年需要負最重負磅,只是第三熱門,走步後一直留在三四疊,轉彎時的位置大約在第八、九位左右。不過轉入直路後仍然強勁,最後200米仍然在中間位置,不過一氣衝上之下,以半個馬位擊退了「愚者眼界」(Stay Foolish、ステイフーリッシュ)以及Tanino Frankel(タニノフランケル)取下勝利。及後再戰中山紀念賽,相對去年的賽事,杜拜世界盃參戰馬在此,勝出光采仍有7倍支持。起步後留守第四位,前領的「馬國之顛」(Maltese Apogee、マルラーズアポジー)採取大逃姿態,亦只有「旺紫丁」(Lucky Lilac、ラッキーライラック)跟上了牠,最後200米「勝出光采」追上來,又要受到了「絕嶺之峽」(Stelvio、ステルヴィオ)的壓力,最後仍能險勝。在賽後練馬師畠山吉宏宣佈以女皇盃為目標。今次在女皇盃對手不差,相信是松岡正海2010年代首次出海外的考驗。

廣告

作者: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