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meracing]過去「打吡」大熱只是藤原豆腐?日出之國昇陽決戰


Source: Healy Racing Photos

看上戰東帝錦標的賠率相當奇怪,果然出事了……

「日出之國」(Japan)的馬名雖然很有日本風,但是血緣上與日本並無血緣關係,父系「天文學家」(Galileo)是不用爭議的歐洲種王,不過岳伯仁亦要在英國達德素拍賣會高價購入。母系Shastye,出自「丹山」(Danehill),曾於一場表列賽中上名,兄姊亦出眾有澳洲大覺醒的「牛頓爵士」(Sir Issac Newton)以及「謀旺時」(Maurus),在分級賽活躍的全姊「神秘姿態」(Scret Gesture)。血統參數CD更是負0.05,可望在更長距離發展。

「日出之國」在2018年9月出戰三場賽事,初出由羅敦策騎,但追上之下反應只是一般而已,只獲第七名。只有在11天後去到二線馬場愛爾蘭西南部Listowel上陣,不過在偏慢地的場地,僅勝半個馬位而已。去到9月30日角逐納斯馬場的貝雷斯福特錦標(Beresford Stakes),由許覺能策騎,落後Mount Everest以及「一國元首」(Sovereign),最後衝刺時一度被困,但轉出較外側位置,衝勢相當強勁,最後反勝Mount Everest奪冠。

「日出之國」已經在當時預備好葉森打吡出賽的可能,並打算以一場賽事作熱身,但是數場賽事都在變化地舉行,使得岳伯仁只好讓「日出之國」在東帝錦標出現。不過出來的賠率根本不理想,只是一匹半冷,連「衝浪人」(Surfman)以及「廣播員」(Telecaster)不夠,在起步後留在後方,當去到直路時前方的馬匹發力,「日出之國」仍然在很後的位置。去到最後才勉強追過Turgenev,只獲第四名。

到底「日出之國」是不是嫌上場的路程太短打算在這裡反擊。因為差一點就把「衝浪人」都追過。

作者: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