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meracing]波馬齊輸的日子


Source: HKJC

一向香港賽馬會對於大事件都比較敏感,寧願早一點完成避免事情發生,不過無論香港賽馬會選擇哪一個方案也是會輸,只是那一個會輸少一點而已……

本誌的方針是與賽馬無關的政治事件一概不提(包括但不限於馬圈狂新聞),請各位不要越界。

坦白說,五年前的類似社會事件已經出現了,應該提醒香港賽馬會盡量開啟投注站,不管是什麼意見的人士均應接受。不過查看2014年的新聞稿。中環天星那個要去到10月下旬,去到11月下旬旺角完全結束後才願意將投注站重開,可見得馬會對於場外投注處是否開放格下謹慎。

香港賽馬會五年後的處理手法也是一樣,我可以稱為「應家柏式」處理,早已經在示威當日決定關閉指定場外投注處,例如示威地區較低的亦包括在內,以減低風險。不過如上星期六把元朗及屯門的投注站都一一封閉的話會太超過了。正如洪水橋那邊不易被佔領,就不會這樣,並無關閉公佈。

上星期三火頭有機會燒到馬場。「天祿」(Hong Kong Bet)的其中一位馬主戰力十足,就如一個呂布擋在前方(請想像小說三國演義泛水關之戰那一幕)。當然牠要出賽,香港賽馬會做足設計,例如讓一些人士第一場後離開,不過香港賽馬會太過愛錫員工,如果合約許可,其實可以將一部份在雙魚河會所駐守的保安作出調動,減停賽事機會。

香港不像外地,假如第一場開跑,就當一個賽馬日,假如第一場跑畢、二三四場難以進行,只需一顆閃光燈的話,足以使賽取消。加上把那個馬主資格取消絕不是辦法!有找到那宗事件罪證(註:事件不及賽馬糾紛)。我不說他,我就說波幅系馬主傅果權。2010年被收押(還記得「引伸波幅」五捷後一星期後再出),最終被定罪,不過他終審上訴成功,獲判無罪,香港賽馬會也要將他的會籍恢復。只取消那匹馬也不行,因為也對其他馬匹不公平。例如一大堆示威人士闖入馬場跑道,或進入馬匹亮相圈騷擾馬匹,也是有一個不堪設想的後果。

所以香港賽馬會、馬迷甚至是訴求者在今次活動中也是輸!只是香港賽馬會讓大家選擇一個輸得較少的方案!這如日本戰國時代第四之川中島之戰武田信玄與上杉謙信均宣稱取勝,但實際兩敗俱傷,兩軍再無發生大規模戰役。

星期日有一場足球比賽社群盃,近年由香港賽馬會贊助,主賽事不只是應家柏頒獎,其中一場更有現役騎師參加表演賽,今年因為莫雷拉回歸重新復辦。香港賽馬會與香港足球總會的態度不同。香港各頂級聯賽賽事甚至是香港足球代表隊比賽,亦沒有因事件取消或延期。當日早上已經傳出賽事取消,但主流媒體未有正式公佈,估計香港足總盡力遊說香港賽馬會,但明顯失敗。結果因為一場球賽,反而暴露了香港賽馬會對於處理衝擊政策。

雖然未有情報指出,相關人士會試圖干擾香港賽馬會運作。只要有數百個示威者在馬場外集結,以後香港賽馬會就以安全為由取消賽事,直到事件平息為止,賽馬一直未能舉行。只需斯巴達300勇士,就可以打退馬會。其他事情我不擔心,只是最壞的情況是香港國際賽事因而取消,到時任何一方除了香港賽馬會內的儲備,香港馬圈將會輸到仆直

發表者: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