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文章,香港賽馬欠了大雄圖一句對不起嗎?


Source: Kenneth Chan/SCMP

這是對香港賽馬模式的錯嗎?(題為小編所加)


這篇文章不是我寫,而是一位我認識的人。有交流,但未外出見過面。目前未能透露身份。

「大雄圖」(Gold Mount)於杜拜金盃跑入一席第四後,馬主決定帶他到英國交由由韋爾謙訓練 ,劍指墨爾本盃,可惜在考菲爾德盃傷及懸韌帶而需要即時退役,無緣墨爾本盃這一項「讓舉國停頓的賽事」。回看「大雄圖」的競賽生涯,其實他是否在香港蹉跎歲月呢?

「大雄圖」於2016年的皇家雅士谷賽期出戰英皇佐治五世錦標,他以三個馬位之差擊敗表列賽冠軍「千篇一律」(Platitude) 及2019悉尼盃冠軍「升華號」(Shraaoh),這場賽事引起了潘蘇通先生的注意,便立刻大灑金錢把「大雄圖」買下運港作賽衝擊四歲經典賽事。

正當高伯新為「大雄圖」備戰打吡時,馬主潘蘇通於2016年12月30日發聲明宣佈所有馬匹會交由告東尼訓練。告東尼剛剛接手後,由於只有不多於三個月時間就是香港打吡,所以決定替「大雄圖」於2月26日出戰二班1600米賽事,結果馬匹於巫斯義胯下勝出。因為時間不足的關係,「大雄圖」下一場就要直接跑香港打吡,結果只能跑第十,並且在賽後發現右前腿脛部有一處割傷及傷口部位腫脹,以及右前腿不良於行。雖然這個傷對於馬匹來說是常見,但由此可見,「大雄圖」跟本可以跑得更好。「大雄圖」來港後由高伯新訓練,這位練馬師之前憑同主馬「事事為王」贏出2013年香港打吡,所以他一定已經為「大雄圖」炮製一個適合的訓練日程,怎料在最後階段突然換練馬師破壞部署。雖然告東尼都是一位出色的練馬師,但時間倉卒,難道他會向馬主建議放棄「四歲功名一生一次」的香港打吡嗎?結果,「大雄圖」匆忙趕上打吡尾班車,並因此場賽事導致輕傷,影響他之後在香港的發展。

雖然「大雄圖」從血統上似一哩馬,並且在香港三捷一哩左右的路程,但從腳法看,他更似一匹長途馬,但在香港賽馬環境下,「大雄圖」這類長途馬很難生存。從賽事安排上可以見到,2400米途程一年只有三場賽事,分別是12月的香港瓶,4月的皇太后紀念盃及5月的渣打冠軍暨遮打盃。練馬師為這類長途馬安排時真的要絞盡腦汁,因為他們絕不能要馬匹長期坐馬監,但又要考慮馬匹不能在其他賽事過到用力而在正本戲時失去了機會,更要向馬主交代,萬一這三場2400米賽事不能勝出,就全季食白果了。然而,告東尼安排得十分出色,令「大雄圖」第二季兩勝班際賽,包括1800米一班賽事跑馬地銀瓶。

只可惜,「大雄圖」在港四戰2400米賽事都不能勝出,這是由於2400米賽事太少,令練馬師、騎師缺乏同程出賽經驗,因此不能知道馬匹的真正性能。蘇兆輝曾經於2017年的遮打盃一改「大雄圖」跑法,由慣常的留後跑法改為中置,可惜最後只跑第五。雖然這次嘗試不成功,但問題未必因為跑法上,可能是因為馬匹連番惡鬥後體力不繼,或者因為打吡傷後的影響,但由於2400米賽事不夠,他們再不敢這樣嘗試,每次只會沿途留到最後,在最後400米爆發衝刺。「大雄圖」返到英國後初出,艾兆禮雖然將馬匹留到最後,但他於最後600米左右變推騎馬匹,結果「大雄圖」交出強勁加速力及體力贏馬而回,這些都是香港未試過的,「大雄圖」是香港賽馬制度下的犧牲品。

如果「大雄圖」當初不是因為轉來香港,他會有更高成就嗎?我們的確不知道,不過香港賽馬的賽事編排上的確需要再三反思,香港身為藍冊的第一部分賽馬地區,在賽事路程編排上是否應該要更加多樣化,令香港賽馬在國際競爭力上大大提升呢?

作者: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特別文章,香港賽馬欠了大雄圖一句對不起嗎? 有 “ 3 則迴響 ”

  1. 香港馬會應該要多四至五場2200-2400米G1、G2、或高班賽讓長途有高質素好馬跑。好讓長途馬衝出香港為港爭光(爪皇凌雨 明月千里)。
    可惜馬會➖成不變,令到香港馬主沒法引入長途皆駒,所以才🈶大雄圖空有長途本領不能申展所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