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meracing]墨爾本盃實力參戰馬,南半球馬最後希望信誓旦旦


Source: racing.com

目前墨爾本盃確定出線的馬匹中,其中四匹為南半球馬,因為最近的一個舉動,再次成為話題

「信誓旦旦」(Vow And Declare)的父系為「宣戰」(Delcaration of War),曾經贏出安妮錦標以及國際錦標兩場一級賽冠軍,退役後於古摩亞牧場配種,初時在南北半球穿梭。當中代表馬為2018年法國二千堅尼冠軍「奧美度」(Omledo),母系Geblitzt,出自「羅莎」(Testa Rossa),在澳洲取下兩勝,半兄Lycurgus曾經在考菲爾德贏過表列賽,而且父系還是短途馬「重要證人」(Star Witness)。

歐伯賢在早前的含鈷量的案件賽成功打甩,保持著練馬師牌照。「信誓旦旦」在三歲出道,並於第四戰的華利南馬場2381米的處女馬賽日取下首勝。一星期後打算角逐滿利谷瓶,但未能補上,改為在澳洲橡樹大賽日角逐表列賽,最終險勝而回。

其後「信誓旦旦」直到冬季賽期特出,兩戰沙丘園賽事表現一般後,仍然帶到昆士蘭賽事,當中在格蘭泰披治錦標有一定支持,但只獲第六。不過其後在昆士蘭打吡表現有所進步,直路時已經在前方,雖然被較後位置的「快步走」(Vow And Declare)追過,但後段一直咬著對手不放,結果以落後「快步走」近一個馬位跑第二。兩星期後憑諸這個氣勢,一度落後14個馬位之下反追勝出。

「信誓旦旦」今季復出跑了兩場,先由東寶錦標中,從一個步速偏慢的步速之下跑獲第四。其後上戰角逐考菲爾德盃有一定支持。韋紀力將「信誓旦旦」留在後方。在直路上有不錯追勢,但是「白朗冰川」(Mer de Glace、メールドクラーズ)太強勢,輕鬆將主面馬群追過,「信誓旦旦」僅僅將「始終如一」(Finche)、「玄幻舞步」(Mirage Dancer)原先領先的馬匹追過,最後取下了亞軍。

星期日隨著部份馬匹放棄墨爾本盃,使得「信誓旦旦」可以出戰墨爾本盃。韋紀力亦可以接手策騎,到底這匹四歲新星能不能擊敗北半球馬奪標呢?

作者: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