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賽馬如何逃出疫情風險?


Source: Asahi Shimbun

從沒聽過日本中央及地方有任何賽馬日因疫情影響取消或延期(不包括惡劣天氣下的賽事取消)

當然一些賽事更改是難所避免,但是中央的地方參賽大幅調整,亦因奧運延期一年,札幌及函館的賽事恢復原狀。其他僅在賽事上作出小更改而已。

日本早已經在2月下旬所有賽馬組織均先後以無觀眾比賽。當初馬主仍然有角落,進入馬主區範圍,但是隨著大流行以及日本進入緊急狀態下,馬主都不能進場。洞察先機已經是最重要。其他體育相繼延遲及取消。即使在三月舉行的相撲比賽,亦於五月因一名力士染病死亡亦宣佈取消。

事實上最少有五名日本中央競馬會職感染上相關病毒,幸好他們並非是重要員工或馬房人員,例如3月30日該員工與三名騎師接觸,但幸好相關騎師並沒有感染。日本中央競馬會早一步將有意前往日本的外籍騎師先進行十四天隔離,但隨著疫情發展,幾乎沒有一個主流賽馬地區可以前往日本。

四大公營競技也是賽馬的命脈,當賽馬宣佈閉門後,投注額不多不少受影響。例如閉門首週,中央競馬的投注額只有平時的80%,但是隨著馬迷開始上網投注,首週大量不願申請投注戶口的人士亦紛紛加入(這一點與香港不同,需要排隊辦理手續)。投注額由80%,去到90%,有些時候更比去年同時為高,不多不少受到一些明星馬影響,下注意慾較大。加上也減少了前往馬場或WINS的非投注支出。假如工作不受影響,有更多閒錢去下注。其他三項公營競投競輪、競艇以及自動賽事在緊急狀態令下,一些賽事難以舉行,因此宣佈取消部份賽事。只有賽馬真正未受影響。

本星期開始,解決關東及關西馬遠征限制。騎師亦可以在週六晚於指定調整室移動至另一個馬場。日本規定了騎師需要在前一晚除了觀看賽馬內容外,不得以任何方式與外界接觸。直到賽事完畢為止。在社會中對日本政府一聲罵氣。但是對賽馬除了最初有懷疑之下,慢慢馬迷已經接受。

就像昨天的日本打吡賽日,雖然賽事投注額減少。但是整個東京賽日幾乎維持水平。Green Channel可以免費觀看,甚至連串流都可以看到。地方競馬成績更為亮眼。曾經幾乎結束營業的高知競馬場,在緊急狀態令頒佈前,黑船賞投注額打破賽事紀錄。即使事後,南關東三冠首關羽田賞亦追過賽馬全盛期的紀錄。水準較低的園田、佐賀及高知有明顯增幅。

總結不像歐洲、北美、甚至是澳洲。需要透過減少獎金而節流。日本賽馬擊敗了其他運動。比起政府行動更早也是導致幾乎沒有從事賽馬工作的人士感染。

發表者: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