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Edward Whitaker/racingpost.com

香港國際賽馬從未提及?那我不客氣了……
以上內容根據杜拜世界盃賽馬日出賽前的內容作出加筆

「耀滿瓶」(Glory Vase、グローリーヴェイズ)的父系為日本冠軍皇馬「大震撼」(Deep Impact、ディープインパクト),去年因頸傷不治離世。普遍在短途及泥地以外,都有傑出的子嗣,相對來說,與日本國內的母系馬配合較為少見。母系Mejiro Tsubone(メジロツボネ)出自Swept Overboard,本身贏出四場賽事。曾祖母Mejiro Ramonu(メジロラモーヌ)是1986年日本三冠雌馬冠軍。

「耀滿瓶」在兩歲出賽一次,1800米初出一出即勝,兩個月後在500萬條件賽不敵實力馬Kafuji Vanguard(カフジバンガード)跑獲亞軍。其後在如月賞改配杜滿萊,但不敵Satono Flavor(サトノフェイバー)跑獲亞軍,三個月後在京都新聞盃復出不敵步速跑獲第四名。「耀滿瓶」夏季在迎潟競馬場自已條件賽事上陣,今次在較前位置,並於長直路輕鬆贏馬,但在菊花賞的支持度不高,因為當時未跑過哩半路程,但在福永祐一合作下,以第五名完成。

2019年,「耀滿瓶」以大熱姿態贏出日經新春盃。其後直接出戰春季天皇賞,激戰之下,最後在直路後帶離其他馬匹,僅僅以馬頸位不敵「氣自豪」(Fierement、フェエールマン)。「耀滿瓶」留待秋季再上陣角逐京都大賞典,馬匹一直在前方等待機會,佐在中後方馬匹追上,不過在300米多位,被「探索火星」(Noble Mars、ノーブルマーズ)一撞外閃,結果應有的三甲,只能以第六名完成。及後「耀滿瓶」直接香港瓶,在莫雷拉策騎下,支持度亦有不錯,其取位與京都大賞典相似,轉入直路後已經望空,輕鬆把領先的「旺紫丁」(Lucky Lilac、ラッキーライラック)以及「時時精綵」(Exultant)追過。最終取下一級賽勝利。

今年「耀滿瓶」原定參加杜拜司馬經典賽,並配上莫雷拉,但是受到疫情影響,杜拜世界盃賽馬日亦告取消。返回日本盃,不像某些白行一趟的馬匹般,急於在4月尾及5月出賽,留待月底似乎稍為有利。目前操練慢慢起回應有的狀態。

發表者: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