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個從事賽馬工作的,有95都不是非洲裔人士(例如2017年調查,只有4%是非洲裔騎師)

那就要由1865年6月19日提起,當時美國總統林肯宣讀聲言,解放黑奴,美國大部份州份解放,黑人可重獲自由。但是白人對黑人的歧視持續,有許多地方出現白人優先。雖然1960年代由馬丁路德金率領的平權運動取得相當大的成就。基本人非洲裔美國人與取得平等,但是白人仍然掌管經濟,即使2008-2016年有一位非洲裔總統也不要期待有太大改變。像是2020年5月,一名George Floyd的平民被一名警官勒死一事,再次把平權行為吵起。「黑人的命更重要」、「我不能呼吸」已成為了示威最常見的口號。世界各地不同界別的人士均聲援這次事件。

相對而言,美國甚至世界的賽馬界比較平靜,僅僅有零星的悼念及表態。我應不應該用騎練準備比賽,因為賽馬比其他運動更早復賽,甚至不用停賽。或許我們只能夠在貝蒙園以及活拜馬場見到有騎師跪膝活動。在香港、日本、整個歐洲都不見這種表態。正如目前唯一一位黑人一級方程式車手Lewis Hamilton,亦埋怨賽車界對黑人的聲援不足,終於他說出來之後有一些支持。

現時在NBA最出色的歐洲球員,也是來自尼日尼亞的移民後裔。 Source: Turner Sports

1885年肯塔基打吡,15位騎師,就有13位是黑人面孔,名將包括Issac Murphy。比一些主流運動更先進。然而踏入二十世紀,黑人騎師漸漸消失,根據時代雜誌所說,據知是因為他們打鞭過狠,白人籍此機會趕走他們。就如其他運動黑人禁進。其後自職棒運動員Jackie Robinson加入了布魯克林巨人(Brooklyn Giants),他憑著安打及盜壘成功融入白人圈子,讓初時猛烈批評的球迷對方球員甚至是隊友住口,打出好成績,自此不少球類及田徑運動有黑人球員加入。不過賽馬並沒有大規模支持。只有極少數的騎師。即使有第二個族裔支持,就是拉丁裔。不管來到波多黎各還是其他拉丁美洲國家,拉丁裔在馬壇上佔了一席位。黑人反而只是少數而已。1971年Cheryl White成為美國第一位女性非洲裔騎師,20多年在純種馬、夸特馬賽事取下超過700場勝利。掛靴後更成為監場董事。


Source: Benoit Photo

2013年肯塔基打吡大賽,一位名為郭力嘉(Kevin Krigger)的非裔美國人騎師,憑著「金錢幣」(Goldencents)挑戰肯塔基打吡,雖然無功而還,但已經留下歷史,成為百年以來首位策騎肯塔基打吡的非洲裔人士。去年8月在綠寶石園取下生涯第1000場勝利。Kendrick Carmouche現時在紐約州策騎,他未遇上任何形式的種族歧視,並與一名白人女性結婚,生下了兩名孩子。但是自從George Floyd的死亡事件後試過失眠,直到紐約州賽馬復賽前回復。在6月3日,一眾在貝蒙園策騎師,在第一次開跑前,為事件跪膝。他感謝拉丁裔騎師的支持。


Source: Coglianese Photos

在南非,實行了一段長時間的種族隔離,賽馬運動也是白人的專利。馬場都在「白人社區」,1994年南非廢除種族隔離後,即使訓練一位騎師也需要一段時間,比方說提因政局問題離開南非的羅拔時,20世紀90代表在香港策騎的韋達、霍達、高雅志也是白人,不管是英國裔還是荷蘭阿非利卡人。比較有名的就有關銘諾以及M也尼(Muzi Yeni),前者在2013年贏出南非賽馬盛事德班七月讓賽。後者亦是一級賽冠軍騎師。英國李輝不像黑人,因為他非洲的時候被當地人懷疑是白人,但是他確實是黑人,2018年贏出一千堅尼錦標。拉丁裔騎師多數選擇在北美洲作為移民跳板,但亦有人選擇在歐洲,但是柏祖誠(Eddie Pedroza)的祖先是非洲移民,他選擇前往德國,亦在歐洲成為少數的黑人面孔,甚至成為第一位在日本賽馬現代化以來,第一位取勝的黑人騎師。

重點的是最近香港馬壇發生某些時,今次我選擇不直接表態事件,因為我想等待香港賽馬方面的回覆,詢問他們用人,包括文職及騎師會不會因膚色或種族因而接納或不接納他們。但是至今為止亦未收到他們的回信,所以我無法作出任何行動。當然季尾仍然是「已讀不回」的,我會在馬季結束後提及。

當看著英超每一名球員球衣「Black Lives Matter」代替自己的名字後。在皇家雅士谷賽事中,活躍騎師戴圖理、高俊誠、馬昆、莫艾誠、杜希利等有沒有就事件說過半句說話呢?那麼為何這種運動不能吸引更多族裔參與,是宣傳上的問題,很多賽馬組織都沒直接提及事件,以為置身度外就可以不需理會,比方說香港及日本沒半個會表態。現在你可能不理,但是當一天風暴再來的時間,例如有黑人在馬場罵事,而馬場內保安或警員導致重傷甚至身亡的事件,那根本不可不提。

BLACK LIVES MATTER

發表者: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參與討論

4 則留言

  1. 補充香港賽馬會回應:

    感謝您就香港賽馬會(「馬會」)的業務營運提出意見。

    馬會是致力建設更美好社會的世界級賽馬機構。作為具社會責任的僱主,我們相信僱傭關係應以公平、公正和尊重為基礎,而所有聘任、升遷、工資和其他有關僱傭關係事務的決議,亦只應以工作相關的資歷和表現作為考慮因素,而非僱員的性別或個性特徵。

    上述原則我們詳列於所有僱員入職時收到的《員工守則》中,守則載述馬會在平等機會、歧視和滋擾方面的政策,以及馬會尊重個人權益和表達權的原則。此外,《員工手冊》除了闡述馬會處理僱傭關係的政策和程序,亦包含員工申訴機制的相關內容。

  2. 賽馬並不欠黑人什麼:黑人對賽馬運動的推廣,贊助,運營,市場化,育種,賽馬健康,從業人員福利等都沒有什麼貢獻。比拉丁裔都差得遠。賽馬並不是籃球或者NFL,黑人並不是賽馬運動的從業主體。

    1. 不可以這樣說,如果是因為貢獻而決定市場重要度是非可行,對任何族裔、文化應該平等。隨著全球化,不過哪個地方都會看到少數人士在當地賽馬帶著成就。不是單單是阿拉伯裔以金援帶來賽馬的支持。而是整個發展,舉例有早前不久一位華裔練馬師在聖雅尼塔贏出一級賽。日本人贏過日蝕獎最佳見習騎師。至少看著某大賽馬集團的表態,我才沒那麼生氣。

      離題
      幾百年前拉丁裔祖先將阿茲特克、馬雅、印加等文明滅絕。可不是嗎?

  3. 香港亦唔會保障香港騎師
    陣上發揮有不足或馬匹開始有走勢
    下場已經係外藉騎師安在馬背
    個華人馬主都支持
    有多少個金槍六十馬主呢?
    華人就是崇外,自身利益行先的一群
    永不能改變既事實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