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次是一次大突破,第一次找上了以中文以外為母語的人士完成是次採訪

十人十色,是日本成語,根據大辭泉解釋。思考、嗜好、性質等因人而異。用中文說就是「一樣米養百樣人」。本專欄將會深人專訪,探訪賽馬圈子各大不同。今天的主題就是她……


註:圖片全由受訪者本人提供

她的父親是練馬師田中剛,根據Flameracing的標籤紀錄,就有贏過一級賽的「標誌名駒」(Logotype、ロコタイプ),障礙一級賽冠軍Bashi Ken(バシケーン) 等等。他有一位做賽馬工作的女兒。女性主持田中步,但是她其實第一個職業與賽馬無關。


2016年香港國際賽事與父親齊舉「標誌名駒」打氣旗幟

壹:例行的自我介紹(自已紹介
進入正題前?可以先自己介紹一下自己嗎?
我是田中步(Tanaka Ayumi),一名自由身的播音員。目前負責地方競馬的南關東競馬的賽馬直播。

南關東的地方競馬?
我說的是大井、船橋、川崎以及浦和賽日,就位時要進行節目直播

除了地方競馬有沒有其他節目主持?
我現在正與合田直弘先生主持一個名為Go Racing的節目。這個節目在Green Channel播出。只要有注目的海外賽事,我就有機會埋位。

剩下的部份留在第三環節提及。

貳:競馬之前的工作
進入馬壇前是做什麼行業。又為何會辭去那份工作
大學畢業後,我在全日本航空做過空中服務員。

那麼你又在何時進入賽馬界?
大概是6年前左右。以前就讀大學的時候,兼職做過騎師的Valet,你應該知道吧。

我有看一些報導,協助騎師整理馬具。那麼你因為這樣進了馬圈?
因為憧憬那個時候的工作,想體驗更多賽馬的魅力,所以決心進入賽馬界。

參:現在所主持的節目
那麼你現時主持節目時是做什麼
目前我參與工作包括地方競馬直播,各場賽事開始之時就要埋位,報導賽事情況。

一天做足12場嗎?(註:日本賽馬最多12場)
這倒不是,通常會分為兩部份,上半部第一場至第六場。下半部第七場至第12場。

其他節目就有中央G1的賽事預測以及主持海外賽馬節目。不論賽事有沒有日本馬參加或日本馬受注。此外亦會在地方競馬親臨馬場進行各式各樣的採訪工作。

那麼訪問這一環節呢?
例如騎師重要賽事後贏馬,他們需在頒獎台上接受訪問。

肆:在賽馬行業上最高興的一件事


前往澳洲與「雲絲仙子」打氣

直到現在為止,你所遇上最高興的事
這幾年,因為工作關係,我亦有前往外地。例如去到雅士谷看英皇錦標、去新市場朱德望牧場有機會遇見「范高爾」,亦於澳洲親臨看到「雲絲仙子」(Winx)這些實力強橫的雌馬。當然在英國亦看到「成全寶」(Enable)實力有多強。

疫情過了後,不論公私,想不想再一次去到世界各地觀看賽馬?
當然!我一定會再想出外旅行!

如果可以讓你選擇,想去哪裡?
想去英國看英國障礙大賽。我喜歡香港賽馬,當然香港考慮之列。

伍:想實現的事情

在馬房內的「標誌名駒」

將來有何夢想,又什麼想實現呢
如果你不只限於現況,對賽馬有什麼夢想,亦有哪地方想實現呢?
我盼望爸爸訓練過「標誌名駒」的孩子不僅在日本、甚至在世界上賽事活躍。

我知道有一點難度,但努力下來總會有成果。
謝謝。

陸:早些時間與另外一些香港人拍片,其實主要談什麼。
早一兩個月前,在社交網站一段短片。那我就留意到你。經過她的交涉後,最終找到了你做訪問。我首先也要感謝她。她就是Charene,沒有她今次訪問不成事了。

說回正題,你們是怎樣認識嗎
我們在社交網站認識,在IG以及Twitter就留意她,交流了幾句後就開始了。

談回影片,主要提及什麼
那段短片是我跟她談馬名,各自以自己的母語介紹。最後我們一直都有合作,我們中了日本打吡以及寶塚紀念賽的三重彩。

不簡單,我都是中兩匹,不過是第一及第三問。
真可惜。

柒:能夠在疫症的情況下能夠舉行賽事,感覺如何。工作上會不會有困難呢?
日本賽馬在疫症上處理得不錯,沒有一個賽馬日取消甚至是延期
賽馬能夠在這種情況下繼續下實在感謝。我就希望在電視上觀看賽馬比賽,帶給人家歡樂。

那你對工作上有沒有影響?
由於活動減少了工作量沒那麼多。我等待著馬場可以再舉辦活動的那一天。


2018年凱旋門大賽前留影

捌:如何讓世界各地的馬迷更關注日本賽馬
世界各地對日本賽馬的看法,我知道近幾年對於日本賽馬關注比以前為高,但是西方世界(如歐美)只是稍為上調一些,你會如何看呢
現在「大震撼」的子嗣即使在外地相當活躍,這可以更受到人家留意。像是「杏目」(Almond Eye、アーモンドアイ)、「鐵鳥翱天」(Contrail、コントレイル)都有很高(國際)評分。亦期待著「迪雅卓」(Deirdre、ディアドラ)凱旋門大賽的表現。(註:訪問前時仍未角逐蘭秀錦標)

玖:最後您有什麼想要跟我們的讀者說呢?(註:作答前我有向她介紹讀者的傾向)
我想當感謝有這一次相當難道的機會。能夠提供打吡預測,並預測結果實在相當高興。還有能夠與大家合作合作相當榮幸。對日本賽馬相當有興趣的人士我十分感到榮幸認識到你,在此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

在此感謝接受本誌的訪問。能夠用日語一口氣完成訪問是我的榮幸。
辛苦了您。


前往朱德望牧場,與種馬「范高爾」見面

Profile:田中步
前騎師及練馬師女兒,由空中服務員,著陸成為賽馬主播。除了南關東競馬直播外,還在多份報章撰寫專欄。(TwitterInstagram

後記
第一次用中文以外的母語人士做訪問。結束時有幸見到父親田中剛,還給我打個招呼。不過今次訪問不是一帆風順,除了錄播還需要作一次筆記補充。當然賽馬的在一般辭典查不到。如果她有經紀公司的話,恐怕沒有這個機會。

十人十色訪問剩下最後一個名額。基本上進行嚴選,然後再找機會完成。其實馬季結束時可以找一個活躍行內的人士,但考慮到疫情,可能無限押後亦不出為奇。

發表者: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