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英國練馬師宣佈因獎金問題不做練馬師,接著更有研究將有1/3人士退出馬主行列……

英國有許多大馬主,有些已經有百年傳統的家族歷史,如英國皇室、卓維利園育馬場。也有些利用資金戰術成為馬主,自1980年代以來,中東馬主集團投資賽馬,影響了歐洲賽馬生態。一些傳統馬主轉投他們沒有興趣的障礙賽。2015年有一套紀錄片及為《Dark Horse: The Incredible True Story of Dream Alliance》,一匹2010年英國障礙大賽參戰馬Dream Alliance,這些馬主只是平民百姓,集資成益以一匹平地血統的種馬孤注一擲,結果在障礙賽闖出一片天。強如Denman也幾乎將之擊敗。2010年從英國障礙大賽後,七戰無功而還。這些馬主順利收回成本(不包括集資替馬匹做手術的那一次)。

這些故事不易看得出,英國賽事以五六班賽為主,平地賽評分低馬匹在這裡等淘汰,還是找機會贏四班增加價值。練馬師范學勤(Ed Vaughan)雖然在早前的太子妃錦標憑Dame Malliot贏出賽事。但他不久決定結束練馬師業務。練馬師除了獎金,也要靠馬主收取養馬費。在外地一位練馬師只有數馬訓練不出為奇,他們可能剛從大練馬師獨立,或為了圈外事業,減少養馬數目。馬主如果看到一地賽馬會減少獎金,他們不會願意買中價馬。減少購買馬匹,甚至是退出行業,英國亦有馬主研究指出,如疫情持續下去,將會有1/3人士離開馬圈。對於著重社交的英愛賽馬來說﹑是一個極巨大的考驗。

世界各地馬主有不同門檻,但相對香港相當高。就算面對財政困難,都有餘錢維持興趣。但下層馬主可能是一夜成名的暴發戶,有些馬主投資賽馬幾年,因為太過主動,最終淪落均破產收場。許多育馬場及馬主有大有大做及小有小做的策略,在拍賣場上小牧場的雌馬,沒有大牧場的支持,亦難以得到收入。日本需要渡過後「大震撼」的失落期,目前仍需要尋找一匹後繼種馬。美國需要面臨140頭轉型。澳洲育馬開始減價會是入貨的時機嗎?當然受到疫情影響,即使在外地購買馬匹,亦可能受到當地政策影響未能出生。

再這樣下來,不能將育馬事業維持下去,贏家就只有反對賽馬的動保人士。接著就沒其他了!馬場一個又一個倒閉。馬主放棄本身事業。賽馬從業員失業。全國沒賽馬也有機會起死回生,意大利已經是其中一例,下一個呢?

發表者: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