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Patrick McCann/racingpost.com

古摩亞放在岳氏父子廐外的特別兵器……

Even So父系「帝皇城堡」(Camelot)曾經贏出二千堅尼錦標以及葉森打吡的超凡實力馬。目前在歐洲亦有不錯配種成績,例如兩年前贏出愛爾蘭打吡的「研究大學」(Ladrobe)以及現時在澳洲成為話題的Russian Camelot。母系Breeze Hill,出自「丹山」(Danehill),半兄之一是曾經被引進至香港的「活力奔騰」(Vitality Expeess)。近親包括葉森打吡冠軍Dr Devious。

Even So兩歲時跑了兩次,去年8月在疊法尼的1500米賽事出道,結果跑獲第三名。相隔一個月則在高運園贏出處女馬賽。今年3月在Park Express錦標上陣,在被大熱追捧之下,起步一般被迫留後跑,結果追回一席第三。

Even So經過愛爾蘭賽馬停賽後,去到今年6月的愛爾蘭一千堅尼復出,馬匹留在「安恬」(Peaceful)以及「千奇之最」(So Wonderful)之後的位置,轉入直路後有不錯追勢,但是Even So追勢不及對手,以第五名完成。經過一個月小休後角逐納斯的橡樹預賽,採用起步領放策騎,最後險勝 Laburnum。

兩星期後Even So角逐愛爾蘭橡樹大賽,不過只是10倍半冷,今場賽事起步選擇留後跑,但是追勢不錯,即使是當勇的 Cayenne Pepper亦未能越雷池半步。及後Even So跑紅寶錦標,成為賽事次熱。在簡國能留在愛爾蘭策騎下,改配卡諾爾(Gary Carroll)策騎,但似乎在不適應好地跑地的情況下,只能以第六名完成。

Even So放留皆可,馬匹亦偏向於變化地,根據場地天氣預測會是軟地,但不需要改在障礙賽道進行。就看看休息一個月的之後發揮如何?

發表者: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