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Racing Photos

等歐洲多跑幾仗才買?現在要在週歲拍賣買一擊即中比較好……

「俄式帝堡」(Russian Camelot)父系出自「帝皇城堡」(Camelot)曾經贏出二千堅尼及葉森打吡雙料冠軍,配種成績亦德以確實,包括在澳洲有好走的「研究大學」(Latrobe)。母系Lady Babooshka,出自「十字彎角」(Cape Cross),這匹是大膽的3X3的Sadler’s Wells的近親配合。在2018年達德素拍賣會由澳洲買家以12萬堅尼買走。看來澳洲馬匹可以先在週歲拍賣會買定北半球馬,只要運氣比「待沽墨城」(Tom Melbourne)好的話,那麼問題應該不大。

「俄式帝堡」已經在北半球馬齡仍在兩歲之時在澳洲首次出賽。去年10月贏出一場巴拉烈1400米處女馬賽。及後在維省橡樹大賽日角逐三歲馬表列賽,這場賽事是1800米賽事「俄式帝堡」僅以四分三個馬位不敵。今年3月在1400米讓賽中上陣,轉彎時在大外疊追上以第四名完成。及後四月在百肯南角逐一場1600米讓賽,成為1.35倍的大熱,只是轉入直路輕輕在三疊推入,最後大勝七個馬位。「俄式帝堡」曾考慮在月尾角逐多一場讓賽賽前才前往南澳打吡,但後來直接轉到南澳。

澳洲各地騎師出現群組,如果騎師搬往另一根據地策騎,需要隔離十四天。因此岳禮華無法策騎,改配艾寧上陣。賽事一直留守後方,轉彎時在大外側追上,收復不少失地,最後將內閃的「帶來勝」(Dalasan)追過,贏得相當有餘,自此「俄式帝堡」成為真正話題馬,已經討論著牠會在墨爾本盃贏得如何。

「俄式帝堡」今季在一哩的戴花錦標上陣,不過似乎路程稍為短一點,結果與一哩專家「極震撼」(Fierce Impact)在對方佔盡優勢之下,始終還是不及對手跑第二。接著在木下錦標成為1.55倍的頂頭大熱,跟在前領馬「捕傻瓜」(Trap for Fools)之後,直路時已經併排。雖然有Arcadia Queen留在內側試圖領先,但最後亦告乏力輕鬆贏馬。這個情況似乎在考菲爾德錦標沒有太大改變,守在第三位,轉入直路走出外側領先,但是最後被Arcadia Queen追過反勝。騎師岳禮華指出「俄式帝堡」比以往有點生硬,但是沒有問題。

「俄式帝堡」在覺士盾上陣,成為熱門之一,但很不幸地排出14檔大外檔位置。從未有馬匹在最外檔位贏過覺士盾。「俄式帝堡」在賽事提早殺上,並逐步推前,轉彎時已經壓過「投機法寶」(Probabeel)取下領先。但是轉入直路後先後被「軍械庫」(Armory)以及「龍子爵」(Sir Dragonet)追過只獲季軍。

似乎在覺士盾跑獲季軍,稍為影響了「俄式肯堡」加上「三歲北半球馬」被調整負磅後,優勢沒以前那麼強。只要不是放頭跑那一定很有機會。

發表者: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