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Asahi Shimbun

絕對有可能!

「覓奇燕子」(Mikki Swallow、ミッキースワロー)的血統並非最主流。父系為二級賽冠軍Tosen Homareboshi(トーセンホマレボシ),亦在打吡跑入季軍。除了「覓奇燕子」外,並無突出子嗣,母系Madre Bonita(マドレボニータ),出自「森林寶穴」(Jungle Pocket、ジャンゲルポケット),除了「覓奇燕子」外,其他兄弟最多只能在地方取勝。外祖母Twinkle Bride(ツィンクルブライド)在菊花賞跑過亞軍。

「覓奇燕子」在2017年2月尾出道,新馬賽跑第四,其後取下二連勝。在京都新聞盃未能父子稱霸後,夏季經過福島一戰後,贏出聖烈特紀念賽贏馬。菊花賞無功而還,前年則在美國賽馬會錦標跑獲亞軍,確保公開班次地位。2018年亦在一級賽大阪盃以及日本盃跑過第五,但亮點不多。

去年5月開始,「覓奇燕子」在規模較少地方馬場,換上練馬師兒子菊澤一樹策騎。新潟大賞典跑獲亞軍,雖在葉森盃大敗,去年七月在七多賞負最重磅之下,中後發力,轉直路時已經領先,最後收近一個馬位收步取勝。

「覓奇燕子」今年1月再次上陣,並配回橫山典弘。首先在美國賽馬會盃跑獲第四。日經賞中已經漸漸發力實力,縱使賽事中排大外檔,但是仍然成為大熱,起步居中,轉入直路時從外側追上。與「魔族紳士」(Mozu Bello、モズベッロ)一起追上,最後追過「三幕劇」(Stiffelio、スティッフェリオ)取下勝利。春季天皇賞馬匹一直在較前位置,但進入直路時未能追上三幕劇,當被「氣自豪」(Fierement、フィエールマン)追過後,只能穩守第三位。

日本盃前則跑過All Comers,由於在中山取下三場勝利,因此成為大熱,馬匹亦慣例在外側追上,但是反應一般,當牠被「花火」(Centelleo、センテリュオ)追過之時就已成敗局,結果只獲第五。

「覓奇燕子」是一匹需要從外側追下的馬匹,兩年前在日本盃跑獲第四,要完全擊敗三強根本是不太可能的事,但其中一匹失準似乎有機會跑近,只要不要排在更內側的檔位就可以。

發表者: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