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國際馬壇大事回顧育馬篇(2)歐美篇


Source: Coady Photography

有一匹種馬去錯土耳其,幸好還可以借

首先說一個有趣的小故事。一匹名為Daredevil的種馬,因為不受歡迎,在美國或許被市場淘汰。但是今年出現Daredevil子嗣建功,包括肯塔基橡樹大賽冠軍Shedaresthedevil以及贏出必利是錦標的雌馬Swiss Skydiver。於是土耳其賽馬會做了一件善事,就是將Daredevil運返美國,不過是租借給Lane’s End Farm,種馬本身仍是土耳其賽馬會的資產。

歐洲種馬在傳統勢力上沒有太大改變,古摩亞以及達利兩大陣營沒有太大的改變。古摩亞以及達利都在拍賣場上買回「天文學家」(Galileo)以及「杜拜威」(Dubawi)的孩子帶回家。但是兩者陣營亦有少改動。古摩亞方面,直接從法國買入「活頓鎮」(Wootton Bassett),種費比法國時大幅上升,非「天文學家」家族,仍然有「真心不換」(No Nay Never)。達利方面,因為Shamardal的離世,稍為影響了種馬陣營,因此他們將三歲馬「呂宋火山」(Pinatubo)以及「大地光芒」(Earthlight)直接退役。朱德望以及阿加汗繼續以「范高爾」(Frankel)以及「海都之星」(Sea the Stars)為中心。

至於短途種馬,Kodiac仍在屹立不倒之地。即使是美國練馬師華特,也要買下牠的子嗣贏出皇家雅士谷及莫尼大賽。不過「馬物事」(Mehmas)已經憑著Supremancy成名,種費已經大幅上升。朱德望陣營沒大改變,不過可見將來將會有更多「皇僕」(Kingman)的子嗣活躍。德國馬Sea the Moon子嗣今年已經在歐洲更主流的賽馬世界獲得成功,期待有更大突破。

140頭,由2021年開始,一匹在北美(美國、加拿大及波多黎各)登錄最多140頭,假如出現第141頭的話,牠的成績將會在北美不獲承認。因此許多育馬者都改變策略。增購一些種馬。北美因疫情直接影響,更多種馬的種費因此下調,但有些卻是例外!

古摩亞亦積極尋找後代,特別是「美式法老」(American Pharoah)子嗣草優於泥的情況。要做第二匹War Front也沒問題,但第一匹一級賽冠軍子嗣在草地誕生,歐洲賽事亦已經在兩歲馬賽事出現一級賽冠軍。至於其他草地馬方面,雖然子嗣仍未出道,但是「獲獎表現」(Oscar Performance),那麼代理有沒有機會取代「淘氣貓」(Kitten’s Joy)以及「英倫海峽」(English Channel)。

至於Spendthrift Farm憑著Into Mischief賺取大量收入,例如早前以950萬美元買入Monomoy Girl,並繼續現役。今年繼續成為冠軍種馬,取代了Tapit原有地位。Tiz the Law的成功,亦成功將Constitution亦穩固了WinStar Farm的新種馬地位。Laoban2021年亦由紐約州轉投肯塔基州主流育馬場配種。許多北美的育馬細節,還得要留意。

發表者: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有一則關於 2020國際馬壇大事回顧育馬篇(2)歐美篇 的留言

  1. 專題寫得相當全面。不過歐洲的話建議補充一下siyouni和lope de vega兩大當紅炸子雞。還有teofilo子嗣今年在一級賽表現優異。Camelot也處於上升勢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