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國際馬壇大事回顧疫情篇(2),由主播設法埋位,到各式各樣的虛擬活動,然後帶動投注額

賽馬並沒有輸的另一個原因是,原本花在其他娛樂的錢都留在賽馬博彩身上……

許多在馬場內活動實體活動取消已成事實。例如許多賽馬頒獎禮改為上網舉行,除了主持人外,其他人都無法到現場接受頒獎。我們就用香港例子吧。香港冠軍人馬獎打算在酒店進行頒獎禮,但是去到頒獎直前幾年,疫情第三波爆發,結果由原先的實體頒獎禮,改為在跑馬地馬場內各地以社交距離方式接受頒獎。

其他世界各地的頒獎禮亦有這樣情況。例如是加拿大元首獎、歐洲卡地亞賽馬大獎還有愛爾蘭賽馬大獎也是虛擬舉行。

真實賽馬一度無法舉行。雖然歐美對於馬匹遊戲的製作經驗較少。但是亦有固定製作虛擬賽馬。真實辦英國障礙大賽辦不成。於是將預測賽果的虛擬版英國障礙大賽改為實體版本賽事,改為當日直播,並接受馬迷投注。當然為了公平成,除了製作片段的人員,也無法知道結果。投注盈餘亦會進行慈善活動。

美國版舉行13匹三冠同時對壘的虛擬版肯塔基打吡大賽,但不接受受注。最後由「秘書處」(Secretariat)取下勝利。

澳洲亦有虛擬版覺士盾。當中包括「范高爾」(Frankel)、「大震撼」(Deep Impact)從未在澳洲參戰的馬匹。

除了其他活動,許多國家收看賽馬節目的門檻下調。日本Green Channel開始民眾免費在賽馬舉行期間免費。德國亦在復賽後提供直播,彌補馬迷直播的損失。

美國紐約賽馬會更將大部份賽事直播,並與邱吉爾園合作,無間斷地直播賽事。西岸聖雅尼塔以及金門園亦有此安排。

賽馬的投注額不等於因疫情下跌,反而有所上升。以美國為例,一個無名的Fonner Park馬場,堅持在疫情期間舉行,市場策略由吸引主流賽馬馬迷去到星期一至三上網買馬。最後更何加場而且,不過隨著邱吉爾園、貝蒙園復賽,亦宣佈結束賽事。

日本中央競馬雖並非最大受惠者。反而是地方競馬,因為投注額是「先苦後甜」,待客戶穩步上揚。再加上日本三冠馬以及「杏目」效應,投注額整體仍然有上調傾向。當中其中一個模範生是北海道競馬。由夏季至11月賽期,總投注額達520億多日圓。比1991年454億多,成為歷史紀錄。不要忘記在那之後日本地方競馬遭到泡沫經濟打擊。直到J-PLACE的「匯合彩池」式投注才稍有起色。

香港更因為市民娛樂受限,不過不少國家未限制香港公民入境(甚至因某些事件很歡迎香港人前來)。只是回港返回14天隔離。但是香港公民麻煩,外出不能做太多活動,又看到馬照跑,於是就將消費留在賽馬身上。結果投注額由初期下跌,並慢慢提升,甚至超越上季投注額。其他國家及地區亦因為復出出現報復式投注。科技看來讓馬迷可以節省許多時間。

當然也不像香港一樣,像是澳門投注額因沒有香港居民支持,下跌20%左右。雖然澳門賽馬會從未公佈過閉門作賽的安排,就要看看來年的澳港盃賽馬日能否扭轉形勢。

明日預告:因應杜苑欣稍後決定是否奪得BBC年度體育運動員,但是她們在2020年做出優異的表現,明天就是女將篇。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