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國際馬壇大事回顧疫情篇(3),小將立大功最大機會

限制人員移動,是控制疫情的最根本,許多騎師不直其達其他國家,甚至是其他馬匹,因此造就許多人成名

以香港為例,假如沒有騎師移動限制,楊明綸或許到現在沒有機會在香港打吡大賽策騎。

不過最出名的一宗例子是逗留澳洲人士。如果沒有澳洲的功績,在英國發展就沒那麼順利。因為他在澳洲贏出30場頭馬,被澳洲馬迷稱為「澳洲湯」(Aussie Tom),又憑「加踏步」(Addeybb)合共贏出三場一級賽,兩場在澳洲,另一場在英國。在澳洲揚名後,不少馬迷替馬昆替失去「英帝」(English King)的策騎權感到可惜。9月接替Shane Crosse在聖烈治錦標中取勝,勝出在英一級賽。


Source: Getty Images

至於在澳洲方面,因為各州賽馬會在大部份時間實行14天隔離,許多當地騎師有機會發揮,不用擔心被外省騎師在大賽搶走策騎機會。其中一位是麥利奧,在墨爾本盃中,一些實力騎師無法策騎負磅較輕的馬匹。因此需要向下找騎師,在歐洲騎師無法前來下,加上其他州騎師需要隔離。麥利奧首先接騎「嘉達勳章」(Orderofthegarter),後來因故退出墨爾本盃。不過幸好,岳本賢看中了他,讓他策騎愛爾蘭馬「加班費」(Twilight Payment),結果最終憑著前領優勢贏出墨爾本盃。

在北美洲,疫情嚴峻下賽馬仍能繼續。在七月因加州騎師出現群組感染,包括李寶利在內,由加州傳到肯塔基州,因此各地賽馬會建立騎師氣泡,甚至出現有出無進的機制,直到新賽期為止。有些騎師因某些原因放棄參加肯塔基打吡,如羅沙理奧選擇留在紐約州。例如會出現冠軍級騎師史文夫,因獲得育馬者盃座騎太少,轉而留在加州。夏季賽期,巴富達重用Abel Cedillo,結果成為了德爾馬夏季賽期的冠軍騎師。

加拿大對美國完全封鎖,美國騎師無法參加大賽期。其中一位得益者就是福元大輔,結果他策騎Mighty Heart贏出加拿大三冠第一關及第二關。雖然未能成為三冠,但足以成一時佳話。


SSource: Singapore Turf Club

新加坡因停賽長達三個月,不少外籍騎師收沒有收入,決意離開,包括羅達為首人士。因此出現經驗騎師荒。雖然最頂的兩位馬雅以及杜奕仍然留在星州,但是後面的不夠人,許多見習騎師多了策騎機會。包括郭偉烘,騎功已經在克蘭芝一哩賽策騎「聖騎士」(Top Knight)已經得到認為。及後在新加坡金盃亦憑著「仁愛之心」(Big Hearted)贏下新加坡金盃。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