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馬娘第三四集,新舊世代展開交戰,TM對決前夜

第四集有點返回第一集般,讓幾匹沒有太多機會出場的賽馬娘講幾句台詞,第四集的標題雖然是TM對決,但還沒去到春季天皇賞

前情提要「東海帝皇」無法參加菊花賞,只能以觀眾身份參與賽事。時間亦進入了新一年。除了「東海帝皇」,「目白麥昆」亦成為了主要角色,隊伍重心都放在她身上。至於Canopus隊,他們的訓練師根據控制不到隊員。

一開始,就有個URA賞,「東海帝皇」(Tokai Teio、トウカイテイオー)以及「目白麥昆」(Mejiro McQueen、メジロマックイーン)出席頒獎禮。兩賽馬娘已確定跑春季天皇賞,各自有目標「目白麥昆」阪神大賞典,「東海帝皇」角逐大阪盃。

不過按時間就是「目白麥昆」出戰阪神大賞典。與五匹賽馬娘比賽,對手實力有一後距離。五位對手想用包夾戰術對付賽馬娘,但對「目白麥昆」無效,因為現實中的「目白麥昆」也是很強。(註:跑第二的賽馬娘A或在春季天皇賞有戲份)

接著去到第四集,一開始已經跑大阪盃,今次賽事「東海帝皇」面對正規賽馬娘「郁野演說」(Ikuno Dictus、イクノディクタス),但名氣上明顯不及「東海帝皇」。即使在賽事中顯得有多智慧,面對「東海皇帝」的追擊已經無法冷靜下來。
註:有一位有台詞的不明賽馬娘名為「大三元」(Daisangen、タイサンケン),原以1991年有馬紀念賽冠軍Taiyu Saku(ダイユウサク)為藍本,該集有「黃金船」洗麻將牌的隱喻片段。

接著就去到食堂以及自由時間,看到一些在動畫新作登場的角色。如是「名將戶仁」、「櫻花進王」,不過第一季作為「特別週」的宿敵「神鷹」亦首次在第二季登場。

畫面一轉新角色以及新訓練師黑須登場。新世代的賽馬娘登場,「美浦波旁」(Mihono Bourbon、ミホノブルボン)輕鬆跑贏,「目白彭默」(Mejiro Palmer、メジロパーマー)以及「美好歡送」(Rice Shower、ライスシャワー)兩馬。

訓練師結了「東海帝皇」以及「目白麥昆」截然不同的訓練內容。「東海帝皇」不斷練習長跑,「目白麥昆」則被要求使用特製「蹄鐵」作訓練。

結果訓練對象「黃金船」被踏中,還留下了「烙印」。三關首關皐月賞,一如1992年史實一樣「美浦波旁」輕鬆贏馬。Canopus隊「待兼唐瑟」(Matikanetannhauser、マチカネタンホイザ)不意外地講幾句話只能陪跑

在春季天皇賞的TM對決之前,「目白麥昆」見她的「祖母」(史實祖父),有東西要交待,因為目白麥昆對「東海帝皇」有所不滿。到底有什麼原因還這位祖母出現。如無意外第五集就一清二楚。

先劇透現實的一些內容,「東海帝皇」以及「目白麥昆」的支持度遠遠帶離其他馬匹,但要注意的是,會有已設定好的其他賽馬娘上陣。

現實賽馬大獎:JRA賞,每一年日本中央競馬會選擇多匹馬,鼓勵當年度最佳的馬匹。除了年度代表馬,還根據性別、年齡、途程分類,每一年大概會有十多匹賽駒被嘉獎。另外還有馬匹無關的以外獎項頒發。當初獎項由雜誌頒發,後來由日本中央競馬會直接舉行,由賽馬記者決定。如有獎項懸念不決,將由委會員進行最後決定。世界各地都有同類頒獎。

入閘音樂:現實的日本賽馬都會在閘前演奏音樂,提醒馬迷準備觀賞賽事,有些馬迷會跟著節拍拍掌,替馬匹打氣,在特別場合下由真人演奏,特別是一級賽。在歐美,只會在某些大場合出現,例如美國肯塔基打吡的My Old Kentucky Home就是少數例子。

賽馬娘入場:假如這個是賽馬娘世界,現實的「馬主」不會出現,而留給馬主的位置,應可作為賽馬娘特定席。為何賽馬娘也要跟人賞觀眾混在一起呢?這個設定可能是小瑕疵。除非那些觀眾也是VIP。

現實的目白牧場
在「目白麥昆」出賽時是黃金時代,但好景不常,不敵北方牧場的擴張,結果宣佈撤出育馬業務,牧場售予他人。目前仍有一些賽駒在當地培育,並有一定成績。

發表者: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