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圈狂新聞98

今期馬圈狂新聞有新系列,探討蘇銘倫情人節之後去留之謎

輕鬆一下,假如PUI PUI天竺鼠車車入侵馬場
2021年三分鐘短篇動畫打趴了許多正規新番作品。如果牠們進入馬場,許多賽事都會變為「賽事無效」。

第五名:中京泥地跑道白鴿彎,中山泥地龜速對決
日本中央競馬泥地跑道出現不正常的情況。首先去到中山競馬場看一場泥地新馬賽


Source: Asahi Shimbun

頭馬就是Tomiken Beromd(トミケンベレムド),這場新馬賽事時間是2分1秒9,這應該是1900米賽事或者是2000米賽事的頂級賽駒時間。但錯了,這場是1800米賽事。

頭1000米時間竟然只有1分11秒1。

雖然最後並不是由領放馬一放到底,但是這個賽時是不是回到56K數據機時代呢?因為根據數據,是自1982年以內最慢一場的泥地賽。雖然最後眾駒做了36秒以上的最後600米時間,但如果在正常步速角逐,我想除了頭馬之外,馬主可以考慮找地方馬匹賣掉好了。

接著就轉到中京競馬場看頂級泥地馬爭標,東海錦標水平在日本屬數一數二,過了公開賽水位的馬匹可以爬上來。那個星期日本下了大雨,中京競馬場亦不及倖免。


Source: Japan Racing Association

今次的主角是Lord Axis(ロードアクシス),起步排在16檔,需要跟前找好位


Source: Japan Racing Association

但是轉彎的時候,卻因為速度太快,來個大波勾,結果大打轉,由爭前變為包尾大幡


Source: Japan Racing Association

正所謂過不到的彎就是填海,Lord Axis已經落後成20個馬位,已經失去爭標機會


Source: Japan Racing Association

Lord Axis沒有比前馬輸到「大差」,其實你已經贏了,反正也不會被勒令停賽。

第四名:薛恩忘記參加試閘失一級賽座騎

Source: SCMP

薛恩在港策騎生涯,真的差點因為一個不應犯的失誤提早打包回到澳洲


Source: Kenneth Chan/SCMP

1月19日沙田舉行多組試閘,當中薛恩原定策騎「當家猴王」(Stronger)參加試閘。但當他第較前早試閘完成後,準備收拾行李,為週三谷草賽事而準備。


Source: Brendan Smialowski/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結果他忘記出來替「當家猴王」試閘,當他再回到賽場之時,「當家猴王」已經由韋達徒弟周俊樂接手。韋達認為薛恩在這次事件失格,「當家猴王」隨即讓賀銘年策騎


Source: HKJC

幸好薛恩有替稍後的「勁搏」(Excellent Proposal)試閘,否則1月24日之後薛恩生涯一片黑暗,最少可以憑一場香港經典一哩賽勝利保住一些馬主信任。

第三名:香港日本通指配種可以亂倫加侵屍

Source: Sankei Shimbun

以下文章出自一位自稱「日本通」的馬評家

日本馬后「杏目」(Almond Eye、アーモンドアイ),馬主找種馬交配當然沒問題。北方牧場已經有一個官方答案,就是與「神威啟示」(Epiphaneia、エピファネイア

但上文竟然寫「龍王」(Lord Kanaloa、ロードカナロア)與「大震撼」(Deep Impact、ディープインパクト)子嗣交配


看這張血統表,但知道北方牧場不會這樣玩。

就算談到「大震撼」也不行,「大震撼」已經在2019年掛點了,難道要……
(以下內容有違道德觀念,已被消音)

如果要抓字蚤就是「大震撼」的子嗣,也是3X3。

北方牧場就算有100億日圓也不會幹這種傻事,除非他們願意把吉田家族的招牌毀掉。

第二名:紐西蘭湛頓出現一位瘋漢子

繼愛沙妮Tiger Woods後,紐西蘭再有人擅闖馬場

紐西蘭疫情控制不錯,早前的一宗本地個案已經被截停。目前紐西蘭國內維持一級防疫水平,除出外旅行外,國內活動一切如常。


Source: Race Images/Peter Rubery

湛頓星期六舉行惠靈頓盃賽馬日,在早前不久「旋律美人」(Melody Belle)贏出一級賽湛頓一哩錦標。不過及後一場賽事出了意外。

那場賽事不是惠靈頓盃,而是一場65分讓賽

在賽事最後已經看到一些馬匹走勢有異,假如從電視上看到,未必知道馬場發生了什麼事。

有一個大叔,而且不像是喝醉的走進馬場中間,結果要讓馬群分散兩邊

很明顯馬匹受到影響,特別是那個時刻領先的1號馬Boston Strong Boy。最後明顯影響,由有機爭三甲,結果變了第六名衝線

狂小編有兩個鏡頭給大家參考

從另一個角度後,該人已一早有預謀進入馬場


©Tomoki Misato/SHIN-EI ANIMATION/MOLCARS

警察叔叔,就是這個人。

還不把他抓著!最後那名人子已經被警方拘捕。至於Boston Strong Boy在賽後宣佈為非出賽馬匹,視為退出比賽。

第一名:靈異調查,蘇銘倫客串期滿應否留在香港?

香港賽馬有一都市傳說。就是「得罪了方丈,騎功有多高的騎師也不能留下來」。靈動聖使者正附身於蘇銘倫身上,解答馬圈不解之謎。

騎師蘇銘倫對東亞地區賽馬的熱情冷卻已經不是第一次。2010年日本盃蘇銘倫策騎「迷人景致」(Buena Vista、ブエナビスタ)首先衝線,但因為明顯阻礙「玫瑰帝國」(Rose Kingdom、ローズキングダム),縱使已經贏到「成條街」,結果冠軍變亞軍,其後因為分數的犯規,使他無法在第二年以短期客串騎師身份前來日本。

曾經在一段時間在香港策騎時,只是接過潘蘇通擁有的馬匹。對於做香港賽馬會或日本中央競馬會騎師根本沒興趣。直到2019年才遞紙才在日本策騎。

2020年受到疫情影響,蘇銘倫仍能來港上陣,但因為檢測進度出問題。在香港國際賽事當日無法策騎。許多人以為蘇銘倫心裡有火,但是他有一顆「騎士道」精神。犧牲自己策騎時間,讓香港國際賽事可以繼續舉行。

假如因為一些事件或表現不好,在香港很容易失去策騎。因為香港賽馬會原則上禁止使用代理人與馬主相討爭取座騎,許多實力較欠的騎師不能用裙帶關係,以獲得基本座騎。再加上香港有許多連馬也沒機會策騎的鍵盤戰士。根據英國Racing Post報導,這些鍵盤戰士在社交網站的發言,對職業騎師構成影響。

其後蘇銘倫繼續策騎,但遇上了不應犯的犯規停賽,再加上在香港經典一哩賽,策騎「喜豐寶」(Enrich Delight)不幸遇上意外事件。

許多人認為香港功德會偏坦澳洲南非幫,但是他們能不能拿上實際證據。現時實際證據的是他打算留多一星期,以便在香港金盃策騎「跳出香港」(Rise High)。這對底是陰謀論還是真是這樣,這是聖使者留下來的不解之謎。

馬圈狂新聞,將會在蘇銘倫客串期結束前再見。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