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拜世界盃賽馬日日本老將,馬泰領空可怕的海外遠征威力


Source: Iwate Keiba

日本馬四路興兵金莎軒錦標,在美國短途馬未有派出最一線的短途馬之下,很有機會爭標

「馬泰領空」(Matera Sky、マテラスカイ)父系Specightstown,贏過育馬者盃短途大賽,主要子嗣包括沙地盃亞軍Charlatan、後繼種馬「談馬古詩」(Tamarkuz)。此外此系子嗣雖未輸入日本,但在日本子嗣亦有出色表示,包括贏出高松宮紀念賽的「魔族閃焰」(Mozu Superflare、モズスーパーフレア),母系Mostaqeleh,出自Rahy,在法國出賽,並於三歲馬雌馬二級賽跑獲亞軍。血統傾向於中短途,但馬泰領空本身幾乎沒跑過一哩或更長賽事。

「馬泰領空」由兩歲出道,去到四歲春季只是取得兩勝,不過在1月尾至2月初取下二連勝,亦莫名奇妙地取下了杜拜金莎軒錦標資格。起步時與幾匹阿聯酋馬爭前列位置,但結果乏力維持均速以第五名完成。其後再降格條件賽,但跑了一場隨即取勝,亦贏出小犬座錦標取勝。隨著11月在JBC短途大賽跑入亞軍後,2019年再獲杜拜金莎軒錦標入場資格。馬匹並未獲得好評價,但是面對「帝之錦囊」(Imperial Hint)以及「履行諾言」(Promises Fulfilled)頂尖泥地短途馬之下,最終守住第二,只是給「順數起飛」(X Y Jet)追過。

其後「馬泰領空」回到日本,但出賽頻度不如2019年那麼高,因為在草地賽人馬錦標後,遠征美國育馬者盃短途大賽,但是「馬泰領空」勉強領先之下,包尾大敗。去年再度遠征,參加利雅德短途錦標,武豐改用特別跑法,擅自大逃,幾乎放到回來,但被主隊馬New York Central捕到,結果跑獲第二,原定「馬泰領空」參加金莎軒,但疫情大爆發下賽事取消。馬泰領空返回日本贏下了盛岡競馬場Cluster盃。10月初在武豐往法策騎下,由李慕華策騎,但在東京盃慘敗,其後JBC短途大賽重由武豐策騎,雖然在賽事無法領放,但仍在前領馬乏力下,最後守回一席亞軍。今年「馬泰領空」遠征阿拉伯,並由華拉素奇策騎,但由於沙地阿拉伯突然更改入境防疫措施,由戶崎圭太代工,今次沒有大逃,跟在New York Central之後,最後跑獲第二,但被另一匹日本馬「活蹦雀躍」(Copano Kicking、コパノキッキング)追過跑獲亞軍。

今次在人員調配方面,因疫情影響,只有少數日本騎師前來,但戶崎圭太願意犧牲前來。可以讓練馬師省掉一些說明時間。相對2019年只是一匹冷門,今年料以熱門迎戰主隊馬以及一些北美精英。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