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圈狂新聞105

第105期馬圈狂新聞保證星光滿天,絕對可以足以組成一支籃球明星隊


©Warner Bros Film

第五名 船橋競馬神秘逆走賽果有效

5月4日船橋競馬場第八場賽事Malagnino(マラニーノ)在起步後不久墮馬。

連同較後位置的Horokudama(ホウロクダマ)亦無法完成比賽,但這不是重點。

轉入直路後,可以看到1號馬Sounding Bell(サウンディングベル)騎師林幻突然勒避。


Source: Storm Media

原來Malagnino由「逆時中」的方向行走,雖然有馬匹勒避,但是被認定為一個有效賽果,事件中亦無人受罰。看來賽車遊戲的Worng Way提示那麼細小,要放到整個畫面才行。

第四名 猛獅闊步任性墮馬絕對不痛

Source: Yomiuri Shimbun

星期日舉行一級賽NHK一哩盃,其中一匹爭標熱門是「猛獅闊步」(Bathrat Leon、バスラットレオン),因為在紐西蘭錦標大勝五個馬位。

然而在賽事中起步不久將騎師藤岡佑介拋下,雖然其餘時間一直跟在馬群後方競走,但沒有特別加速,干擾比賽進行。

現在因為跑得不多的關係,5月30日可以角逐日本打吡,說不定因為一個小錯失,可以贏到更大。

第三名 波健士時間管理不良
騎師波健士在早前的兩宗可能導致停賽案件,其中「文武先鋒」(Champion Pride)一案,歸益於波健士,因此他不用接受停賽。但另一匹牽涉「美活人生」(Daily Charm)的事件,就被「抽秤」罰停賽。

4月17日沙田賽事,波健士在一場四班1800米策騎「美活人生」守在第三位。只有「幸運精選」(Shanghai Dragon)以及「幸運飛彈」(Lucky Missile)帶出

可以看得出美活人生落後五至六個馬位。當然如果其他騎師有不妥大可以在此時加速,波健士會有很大機會作出反應。

轉入直路時距離已經大幅收窄。

「幸運飛彈」已經一早乏力,但是「幸運精選」仍然領先著。

去到最後,「美活人生」以及其他圖追上來不敵「幸運精選」(Shanghai Dragon)跑獲亞軍。


原來是「上海龍之隊」,輸給一支連輸40場賽事的隊伍,難怪香港功德會的競賽董事都看到很不爽。不過既然如此為何不找其他騎師問題,有不少馬匹在中段落後超過10個馬位。最少應該問一問「連連行運」(Lucky Fortune)騎師薛恩吧。

第二名 Z調查,巴富達為何用藥
我們馬圈狂新聞有幸邀請到最強鍵盤神探Z調查登場。

練馬師巴富達的功成名就,只有幾位美國練馬可以看齊。柏多迪、白偉賢、艾蒙信這些吧。


Source: Anne M. Eberhardt/bloodhorse.com

他贏出最多一級賽冠軍,就在肯塔基打吡賽日憑著Gamine打破了美國練馬師老牌名宿魯卡斯的紀錄。

他近年受到的禁藥困擾每一宗並不重,因為最多只是罰兩星期停牌,停牌後又是一條好漢。而且他能夠利用「環境理由」,避開懲罰。

雖然2019年已經有媒體爆料,指2018年在聖雅尼塔取下的頭馬根本是禁藥,但最後出動律師團,最後加州賽馬局亦只好乖乖就範。

2020年的在奧克朗園原本失去的Charlatan以及Gamine的兩場頭馬資格。2021年經過律師團上訴之後駁回。巴富達很擅匹玩官司遊戲,而且他的用藥程度合理,即使超標也不是禁藥。


Source: Alex Slitz

今次Medina Spirit雖然在肯塔基打吡後驗出物質超標2倍,但也不是禁藥,他亦有人提到有馬房人員使用過咳藥水以及使用一種動物使用的耳藥,結果造成超標現象。

Z調查只能說巴富達是一個很擅長玩賽馬規則的遊戲,用藥用多一點罰少許金錢也沒有關係,即使玩不過也有精英律師團有機會駁回結果。但不管如何,外界對於賽馬的形象有所損失。因為一聯想到賽馬,就會想到禁藥這兩個字。

根據Z調查最新消息,巴富達已經被紐約賽馬會發出禁制令,禁制令完結前都不能抵達貝蒙園馬場。坦白說看著Medina Spirit背後的千針百孔的驗藥,真的是苦了大家。現在說看看Stronach Group會不會跟進這次的封殺行動。

第一名 靈動聖使者,郭能停賽三個月再減半之謎
只要靈動聖使者出現,這個馬圈將會出現一件相當嚴重的事件。


Source: HKJC

郭能是一位己經在香港有定位的騎師,他的香港身份證己經有三顆星。他不是冠軍級騎師材料,但只要一有機會,就可以穩健地交出頭馬。

不過在今年4月被牌照委員會,重申是次是牌照委員會的決定,而不是競賽董事。被罰停賽至餘下馬季。

郭能做過什麼?就在早前一場賽事對競賽董事惡言,這些事甚至被應家柏知道,並且牽涉到與事件無關的人士,雖然身份很高,但是「國家不會給那些任務」做吧。

一般來說停賽三個月代表什麼呢?例如驗出可卡因等毒品?醉酒駕駛被捉正。新加坡的未盡力策騎(開罰一個月已經是基礎),直接或間接參與賽馬賭博。


©Warner Bros

但是要為何罰那麼重。莫非香港賽馬會當香港賽馬是「真人快打」的「生死格鬥」,一定要讓他「無得留低」嗎?


Source: Kenneth Chan/SCMP

郭能當初本來不打算上訴,但在多方面的支持下決定改變主意。總過半天的聆訊之後,停賽期減半。總算是一個較合理的時間,但是郭能已經對香港的土地失望,不像蘇銘倫般,並非對香港賽馬會的不滿。現在餘下時間不多,亦要修補對香港馬迷的信心。

今次聖使者在郭能做了什麼仍然是一個謎,我們只能有待觀察。宇宙的真相就在從化馬場,莫非要留待到2025年才得到答案。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2 thoughts on “馬圈狂新聞105”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