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田紀念賽黑馬份子,岩田康誠誓憑行進曲挽回臉子


Source: Yomiuri Shimbun

岩田康誠該是時候還擊了!

「行進曲」(Cadence Call、ケイデンスコール)父系「龍王」(Lord Kanaloa、ロードカナロア),曾成為日本最佳短途馬,配種成績相當廣泛,由短途到中長途亦可應付。包括「杏目」(Almond Eye、アーモンドアイ)、「農神節慶」(Saturnalia、サートゥルナーリア)。母系Inductee(インダクティ),出自「真心呼喚」(Heart’s Cry、ハーツクライ)。「行進曲」近親包括一級賽上名馬「平分千秋」(Balance of Game、バランスオブゲーム)以及「成名遊戲」(Fame Game、フェイムゲーム)。

「行進曲」在2018年6月在中京新馬賽,僅以一個馬鼻位不敵「頌讚火星」(Admire Mars、アドマイヤマーズ),其後在新潟由處女馬賽取下二連勝,亦贏出新潟兩歲馬錦標。其後休養四個月,角逐朝日盃未來錦標,但只獲第十三名。三個月後復出,在每日盃只獲第四名。接著在NHK一哩盃,當「放歡聲呼」(Gran Alegria、グランアレグリア)失準。把握機會追上,最後跑獲亞軍,以馬鼻位險勝「哥德教堂」(Catedral、カテドラル)。

但其後一沉不起,前年8月跑關屋紀念賽捧成次熱門,但大敗而回,其後表現一般,去到2020年秋季稍見起色,在當時的表列賽中跑第五及第六,明顯比起之前的賽事輸近許多。馬匹的轉折點在今年的京都金盃,當時行進曲是一匹43倍冷門,讓磅上也不算有利。馬匹搶在前方內側的位置,轉入直路後進佔第三位,在最後100米當「當機立斷」(Entscheiden、エントシャイデン)領先之勢,乘勢取勝。

其後在中山紀念賽上陣,成為半冷門,馬匹偶爾增程2000米,但以一哩為主,因此馬迷未必有信心,起步後留在第五位的內側,轉入直路前與Hishi Iguazu(ヒシイグアス),雖然之間有馬匹阻擋,但仍有不錯表現,最後100米兩駒將Win Exceed(ウインイクシード)追過後,最終以馬頸位被Hishi Iguazu擊敗。

「行進曲」亦有報名參加冠軍一哩賽,但始終未獲香港賽馬會邀請,只好透過讀賣一哩盃參加一哩冠軍賽。但因為岩田康誠前一天對藤懸貴志喝罵,即時被罰停賽,臨場改配古川吉洋,他將「行進曲」的位置留在較後,最後直路領先,突破一度平排的情況下,最後以一個馬位贏出「喜樂邦」(Al Jannah、アルジャンナ)。

星期三進行最後快試,由岩田康誠策騎,最後快試200米以11秒6完成。安田隆行稱「行進曲」侏持上星期狀況,並是1600米專家。馬匹已經連續兩週快試在12秒內完成,看來保持不錯。岩田康誠自5月復出以來,幾乎在中京第三場上陣,今次終於有機會在一級賽試身手,絕對沒有問題。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