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18日英聯邦錦標賽馬日各場推介(推介馬匹或隨時退出)

星期五的賽事用正式方式預測!(註:真的天雨,但英聯邦盃的選擇馬都擅於雨戰,推介馬匹只有一匹退出)應無大問題

首先是奧爾巴尼錦標,「白宮女主」在5月尾角逐古活處女馬賽時輕鬆大勝而回,起步雖然落後,但整體贏得十分輕鬆。「定情一吻」以預期以上的狀態輕鬆取下活葛特錦標,當時賽事仍未受天雨影響,這方面亦不擔心。同「定情一吻」同主的「嬌聲喚愛」在一星期前初出才贏馬,但整體表現對辦。「祝君安好」一起步雖不在前方,但在直路上最後200米才追上。結果大勝六個半馬位。「伊芙居」在一場約1000米賽事中以1.56倍大勝對手,雖然只勝亞軍馬一個多馬,但帶離第三位相當遠,如果合跑好地那賠率上應有分頭。

第二場英皇愛德華七世錦標主要實力馬有幾匹,「阿倫克爾」擊敗打吡冠軍「雅大爺」,但因沒報名葉森打吡,其後亦沒有上陣,似乎要贏出賽事很有機會。次選是「陸間海」,也是避戰打吡份子之一,上次在愛爾蘭以慢步速角逐表列賽跑獲第二。「塔斯曼灣」雖然在四月及五月賽事都未贏馬,但兩場賽事都面對強勁對手,且不是在對手發力下才輸掉,而是鬥足一輪到敗陣,如能保持能力仍可爭一席。「伊比爾族」情況也是與「塔斯曼灣」一樣,當時牠在競賽強度或比「塔斯曼灣」為高,但輸得更遠反而不值搏。

第五場沙特利咸錦標,清醒夢者」上場在角逐三級賽時被迫領先下,結果大敗而回,今次調整之後有力反擊。「綺麗海濤」贏出古活的表列賽後保持不錯表現,今場賽事保持見習騎師輕磅上陣。「齊見證」在多馬情況下,可約束搶口情況,並在最後階段突圍。「親善」雖然未勝一場,但在愛爾蘭一千堅尼錦標獲高評價,星期三較後期直路後都開始利後上。「奇行巫師」前兩場都在受天雨影響下舉行,加上去年在皇家雅士谷兩歲馬賽事起步雖慢但追得不錯,可視為最佳黑馬。(因應本場賽事推介馬五匹當中四匹退出,本賽事除「親善」外,將不補充馬匹)

第六場愛丁堡公爵錦標推介三匹,三連勝的「冠世沙鏢」是首選,一來在5月初的賽事中,跑亞軍的「寰宇颶風」亦在皇家雅士谷交出好表現,二來短短一個月來取下三連勝。「核電富翁」是一匹表現穩定的馬匹,今季跑了三場,兩場都在大賽期,表現亦相當穩定,在雅士谷有上名紀錄。「壓敵」在一個多月前場新市場一場讓賽中大勝四個半馬位,似乎還可以取下一勝。

第七場荷里雷德宮錦標也是推介三匹,不過是一腳拖兩腳。「夠分量」在上場及前場賽事都輸給了指標相當高的馬匹,亦可在外檔位,只要不留得太後就可以了。「驃勇戰士」在上星期六角逐沙丘園三歲園表列賽時,只是輸給Atalis Bay近一個馬位。雌馬「浪奔」在低班讓賽中漸漸上位,此場賽事評分有利,仍有一席位置。補充「提琴妙韻」,曾經在車士達慢地賽事中取下亞軍


第三場英聯邦盃,許多時都出現不明物體,因為沒有一個可靠實力,岳伯仁差不多放棄,高多芬今年也沒派馬上陣。「鈴兒花」本應今年上陣,但最終直往英國,至於「爽颯」雖然四戰全勝,但法國短途馬水平不算太高。「龍圖騰」由膠沙地贏到草地,跑二級賽的時候只是僅負而回。其餘伏兵「沉醉」在愛爾蘭有不錯表現。「高潔聖徒」可成為最佳冷門。「彩金高」如果不理會杜何斯特錦標的表現也可能考慮。「最尊最上」在亭閣錦標失利之後,能不能反撲。

個人認為法國馬「爽颯」有能力取勝,首先每場賽事都能夠在最後400米加速,最終帶離對手,雖說沒有真正的英國馬上陣,但足以在此賽事發揮。雖在好地未有根據,但其他在好至黏地中亦有實力。「龍圖騰」在五月初的咸美頓賽事中大勝而回,雖上戰二級賽中僅獲第二,但帶離了季軍馬相當遠。「沉醉」在五月中贏出三級賽,保持基本戰力,賠率一定在全球彩池不被看好,可在某些彩池攻其不備,博取高獎金。「鈴兒花」本應在四月出賽,但被獸醫拒絕,結果沒有出場過,健康問題有點擔心,但帶到英國應可保持。「高潔聖徒」在亭閣錦標跑獲第二,之後在二級賽爛地上陣表現一般,現在賠率大幅變冷,可重新看好。「彩金高」自杜何斯特錦標後再沒有出賽,兩歲時證明有一定實力,跑英聯邦盃可避實力較強馬匹。


最後是加冕錦標,岳伯仁派出英愛一千堅尼冠軍雙雙上陣,他既然將「帝后風華」以補充身份報名上陣,當然很有信心,當然「后土」也不要忘。「標致出群」在好地跑回正常水平亦不應忽視。「闖天下」也是一樣。「白雪燈」可視為黑馬。如果在好地角逐「后土」應看好一線,馬匹在三歲本格化,雖然在英國一千堅尼錦標賺了形勢,但在愛爾蘭一千堅尼角逐時卻不是這樣子。「標致出群」在愛爾蘭一千堅尼直路上乏力,雖然只獲第七,但輸得不遠,郭崇義的能力不錯,就看看戴圖理能不能提升更高水平。「帝后風華」在好地能力雖未見突出,但發揮比預期為好,今次相信岳伯仁眼光。「白雪燈」是一匹良血馬,雖然去到今次到贏馬,上次角逐三歲雌馬賽表現亦不理想,但是跑得正常可輸得更近。「闖天下」可應付任何場地,馬匹留在一哩發揮不錯,愛爾蘭那場可以算了。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