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榮古活壓軸戰駒,鐵馬詩情綻放能否再進一步


Source: Edward Whitaker/racingpost.com

這些賽程可能要玩遊戲才有機會出現……不是頂班馬應做出的行為

能在60天後角逐五場賽事,這不應是頂級賽駒要做的事。那麼在血統上能不能找到呢?「詩情綻放」(Poetic Flare)父系「黎明路向」(Dawn Approach)曾經贏出二千堅尼錦標。代表馬包括打吡亞軍「有內涵」(Madhmoon),母系Maria Lee,出自「直布羅山」(Rock of Gibraltar)。半姊Glorious Approach是表列賽冠軍,並取下四勝。

「詩情綻放」早已經在去年三月上陣,並在爛地中擊敗「超逸駒」(Lipizzaner)贏出。其後「詩情綻放」未有在疫情放寬下立即出賽,直到10月角逐杜何斯特錦標,但似乎還沒適應賽事環境,結果跑獲第十名。不過一星期後返回愛爾蘭隨即贏出三級賽基拉爾朝錦標。

今年4月在李奧帕角逐比列賽二千堅尼錦標預賽。馬匹跟在前方位置,200米領先,在岳伯仁未有派出最強實力的馬匹下,以一個半馬位擊敗Ace Aussie奪標。其後角逐二千堅尼錦標,不過由於多匹實力馬參戰以及能力問題,只是一匹半冷門而已,但馬匹從內側追上,最後一步佔有優勢,以短距離優勢擊敗「雄霸海上」(Master of the Seas)以及「來運耀星」(Lucky Vega)取下勝利。及後角逐法國二千堅尼成為大熱門,但在內側重重被困之下,比「金教堂」(St Marl’s Baslica)較遲找到位置,最終以第六名完成。

六天後強行角逐愛爾蘭二千堅尼,這種情況以往並不常見,成為了熱門之一。但是最後從馬群中突圍,最後僅僅以極些微優勢被廐侶「文政兼從」(Wac Swiney)擊敗。「詩情綻放」角逐聖詹約士皇宮錦標。雖然有高多芬及沙德韋爾換將上將。再加上「一舉殲敵」(Chindit)以及「來運耀星」的挑戰下,最終「詩情綻放」仍成大熱門。起步後跟在前方,待直路後前領馬乏力之下領先,加上後方部份馬匹受到干擾下,一直領先,最後大勝四個馬位而回。

能夠在一個半月由英國二千堅尼錦標,到聖詹姆士皇宮錦標都能活下來,接著在今場賽事,「海上宮殿」(Palace Pier)因傷退出之下,絕對是比之前的更好黃金機會。相信岳伯仁的「澳國勳章」(Order of Australia)以及「文壇怪傑」(Lope Y Fernandez)成最大對手。當然,如果「白雪燈」(Snow Lantern)角逐此賽事,又會使賽事有更大變化。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