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活盃,弦樂器五連霸因場地問題夢碎,杜苑欣即見真章


Source: Edward Whitaker/racingpost.com

不過要爛地才行

全日焦點本應是古活盃,不過天雨關係使賽事失色。首先有冷門馬「湄公河」(Mekong)退出,原應影響不大。但是高仕登亦決定將「弦樂器」(Stradivarius)退出,雖然場地天陰,但是恢復速度比較慢,退賽。據知「傳教團」(Spanish Mission)在好地賽事發揮較佳,亦退出比賽。剩下八匹,贏出英國冠軍長途盃的「真章」(Trueshan)有黃金機會,雅士谷金盃反而退出,古活盃機會亦很高。「出逃富翁」(Sir Ron Priestely)今次代半弟出戰,能否克服場地呢?古摩亞有五匹,四匹是岳伯仁,當中以「聖雅之路」(Santiago)成為最有支持的。到能不能在增程中找到出路?「蛇紋石」(Serpentine)由主力騎師莫雅策騎也不能小看,能不能在葉森打吡後再次證明。全球彩池與外圍賠率差不多。

起步後「聖雅之路」慢閘,賽事首先由「豐裕路」(Nayef Road)率先帶出,接著就有「土兵之歌」(Amhran Na Bhfiann),至於「蛇紋石」以及「出逃富翁」亦選擇不放,與大熱門「真章」拍齊。接下來有「日光之子」以及「應聲而出」(Away He Goes) ,包尾是「聖雅之路」,頭尾馬距離並不遠。

這場賽事中馬匹全程外疊,避免在較差的草地進行。跑到中真的「豐裕路」拍齊的不是「士兵之歌」而是「真章」杜范欣似乎在餘下賽事很有信心。轉入直路馬匹再移出,「真章」發力比「豐裕路」反應較佳,「出逃富翁」亦跟在「真章」之後,此時「日光之子」追了不少,「應聲而出」也是一樣。此時「士兵之歌」最早乏力。最後200米,挑戰「真章」的有「應聲而出」,「出逃富翁」維持在第三位。「日光之子」乏力,改由「聖雅之路」追近。最後「真章」越帶越遠,杜苑欣把握這次黃金機會輕鬆大勝。至於第二位仍然是「應聲而出」,「出逃富翁」第三。

「真章」在原馬主放棄下,三歲時取下四場頭馬,馬匹在此一直都在哩半角逐。即使四歲也是一樣,轉折點是伊波讓賽,雖然跑獲第六但成關係,9月轉戰王長途表列賽取下勝利,及後在起票支持下,大勝英國冠軍長途盃。今年重新由原馬主接手,由奧蒙特錦標跑亞軍,原定角逐雅士谷金盃,但因場地乾快退出比賽。接著在諾芬伯蘭碟跑獲第六,頗有追勢,但是最後幾步受制負磅未能發揮。今次贏一級賽有特別意義。「應聲而出」繼杜拜金盃後,再一次爆冷入位,「出逃富翁」表現不錯,亦證明出路多了,但是又受傷了。靳恩亦再次表示,「真章」退出金盃是正確選擇。相當「弦樂器」退出古活盃也是正確選擇,也許是時候可以安排一個國家狩獵種馬位置,差在哪個育馬場願意收留。

新聞來源racingpost.com

賽日花絮:杜苑欣立即On Fire,先在1000米讓賽憑著「穩定福」(Lord Riddiford)贏出二班1000米賽事後,再憑「展雄財」(Showcasing)子嗣「鐵翼傳奇」(Sister in the Wings)贏出1200米處女馬賽。僅僅三場立即來個大三元。


2021年7月27日
古活盃(一級賽)英國冠軍長途系列賽
古活 草地3219米 三歲或以上馬匹 場地:軟地(Soft)

1.「真章」(Trueshan)
詳見血統表

2.「應聲而出」(Away He Goes) 3-3/4
Farhh – Island Babe (Kingmambo) 15-3-4-3

3.「出逃富翁」(Sir Ron Priestely) 1-1/2
Australia – Reckoning (Danehill Dancer) 14-8-2-2

4.「聖雅之路」(Santiago)
3-3/4
5.「豐裕路」(Nayef Road) 1
6.「蛇紋石」(Serpentine)

7.「日光天子」(Emperor of the Sun)

8.「土兵之歌」(Amhran Na Bhfiann)
17

退出馬匹:「弦樂器」(Stradivarius)、「湄公河」(Mekong)、「傳教團」(Spanish Mission)

勝負距離為與前駒距離
賽時:3:37.05

真章(法) 2016年2月24日出生 棗毛
賽績:14戰7冠2亞 獎金:644,175英鎊
練馬師:靳恩 馬主:Singula Partnership

Planteur(法)
田園莊主 2006 棗
Danehill Dancer
1986 灰
Danehill
Mira Adonde
Plante Rare
2002 棗
Ginat’s Causeway
Palmeraie
Shao Line(法)
1998 棗
General Holme
1979 栗
Noholme
General’s Sister
Marie d’Altoria
1991 棗
Roi de Rome
Marie de Lempire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