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休復出為求天皇賞一戰滂薄無比


Source: Asahi Shimbun

還說幾匹明星馬,但不能輕視牠……

「滂薄無比」(Hishi Iguazu、ヒシイグアス)父系「真心呼喚」(Heart’s Cry、ハーツクライ),曾經贏出有馬紀念賽。今年雖然結束配種任務,但是其中一匹子嗣「一路通」(Just A Way、ジャスタウェイ)則是日本少數可以進入世界前三名的馬匹。母系La Liz,出自Bernstein。出賽13次取下兩場三級賽冠軍。目前有六匹子嗣在中央出賽,其中四匹取勝。

「滂薄無比」在2018年日本盃賽馬日的1800米新馬賽上陣,結果以馬頭位被「定稿」(Last Draft、ラストドラフト)擊敗(同樣報名今年秋季天皇賞)。在三星期後由李慕華贏馬。去年1月則由文力威策騎下險勝而回。其後在春季錦標以及日經廣播賞都成為熱門,但在福島那場三級賽後,再度長休。

去年1月在中山競馬場重新復出,接著跑了兩場中山11800米草地賽事,都配上文力威,不過最終兩戰都僅敗而回。其後4月角逐東京1800米賽事,當時因疫情限制,只限關東馬參與,結果在最後200米突圍而出,以近一個馬位取勝。其後休養7個月,角逐日本盃賽馬日舉行的喜迎錦標。並由松山弘平策騎。結果仍舊使用跟前跑法,最後100米用盡餘力領先,並以近一個馬位取勝勝利。今年初角逐中山月盃,由於初升班關係,負磅亦不用太重,馬匹已經在轉彎時轉出四疊,最後與「心裡燈」(Kokorono Todai、ココロノトウダイ)平排,憑著最後一步力以馬頸位擊敗對手。

今年2月「滂薄無比」再於中山紀念賽上陣,雖然對手或許再上一層,但是仍能成為大熱門,起步後「滂薄無比」位處第四位,落後頭馬五至六個馬位。轉彎對面彎角時開始收窄距離,此時Hishi Iguazu需要繞過「東瀛天照」(Tosen Surya、トーセンスーリヤ)外側追上,反而「行進曲」 (Candence Call、ケイデンスコール)則在內側找到一個好位置,不過最後中山金盃冠軍「滂薄無比」壓過京都金盃冠軍「行進曲」 。

其後「滂薄無比」一直沒有出賽,打算報名的大阪盃亦沒有上陣。此外亦曾傳出角逐香港舉行的女皇盃,但最終沒有參賽。堀宣行稱馬匹原定計劃參加大阪盃,但是回復相當遲,由於需要時候完成回復狀態,因此並沒有角逐大阪盃。目前仍然未有公開快操,看看這匹在牌面上可以挑戰頂尖良駒的黑馬,能否在秋季天皇賞製造驚喜。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