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際賽事日本馬特集(1)社台Racehorse牌面最弱?不是這樣說

Flameracing先說明一次,由於12匹遠征香港的日本馬都最少介紹一次,因此日本馬匹部份將會以特稿代替……


Source: Asahi Shimbun

「陳年美酒」(Vin de Garde、ヴァンドギャルド)以及「愚者眼界」(Stay Foolish、ステイフーリッシュ)在上賽表現不算理想下,照樣來到香港,會不會被「宰掉」嗎?「陳年美酒」今年在杜拜草地大賽跑獲亞軍。水位或許有問題,跑第三的是膠沙地馬「喜樂士」(Felix),也有刻意在今年初角逐多場的「閃光爵爺」(Lord Glitters),高多芬的主力反而失準。其後返回日本直到每日王冠復出。結果只跑獲第六,及後前往美國角逐育馬者盃一哩大賽,當時是決定照樣去到,不過「陳年美酒」顯然未準備好,一直都只能在後方角逐,結果只獲第十二名完成,不過仍然前往香港上陣。「陳年美酒」本身能不能在一個月內及時回復,也是另一個問題,似乎要在香港爭兩席位置並不容易。不過長途輸送初步來說損傷不大,馬房人員來港後稱讚航空公司照料不錯。


Source: Sankei Shimbun

「愚者眼界」自2018年5月神戶新聞盃以來未取一勝,亦未在一級賽中上名。但在二三級賽上名達11次,上名率接近50%。京都紀念賽後,休養一段時間,在札幌紀念賽起步不久被拉停下來,心臟好像有一些事。不過幸好很快回復起來。連續兩星期後在All Comers以及京都大賞典中上陣,以第五及第七名完成,陣上有不少也是分級賽冠軍。現在你可能很難想像到,一匹參加香港國際賽事的日本馬,上次居然在福島競馬場上陣,面對前領馬Panthalassa(パンサラッサ)不正常大逃之下,結果只獲第四,但考慮到這個異況已經算不錯。何澤堯再一次有機會騎外隊馬,也是相當幸運,當然在矢作芳人的眼中,假想敵不是三匹歐洲馬,而是「耀滿瓶」(Glory Vase、グローリーヴェイズ)。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