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際賽事2021賽駒介紹壓軸篇,牌面看似最弱的柏林探戈


Source: racingpost.com

如果你是要說這是牠的Last Dance的話,這句話可能說得太早

「柏林探戈」(Berlin Tango)父系「單色里」(Dansili),雖然在競賽生涯未贏出一級賽,不過證明是相當不幸,退役配種亦證明這一點。其中一匹最成功的子嗣是「無敵先鋒」(Harbinger),曾於英皇錦標大勝。母系Fantasia,出自Sadler’s Wells,在英國及北美的分級賽掄元,並於一級賽上名。曾祖母Blue Duster更贏出一級賽卓維利園育馬錦標。

「柏林探戈」原由包義定訓練,並由美國馬主George Strawbridge擁有,兩歲時跑了四場。初出第一戰在梳士百利被「致勝一擊」(Pyledriver)擊敗,不過後來則在富利斯約1430米的初級賽中取勝。其後再跑兩次取下兩場亞軍。2020年3月在金頓膠沙地跑了一場條件賽。結果被Chares即「智慧神駒」(Maximus)擊敗跑獲亞軍。

三個月後,在金頓角逐沙丘園經典預賽,結果守在前方之下,擊敗了「致勝一擊」。其後在雅士谷馬場角逐漢普頓宮錦標。亦成為熱門之下,不過最後不敵當時仍稱為「俄國君王」的「將王」(Russian Emperor)以及「接球員」(First Receiver)跑獲第三。其後由香港馬主蕭百君買下,並於英國接受閹割手術。

「柏林探戈」去年11月在95-75分三班賽上陣,但進度明顯不足,結果落後12個馬位包尾而回。其後角逐二班泥地賽也是一樣。直到今年2月復出表現開始轉好,在谷草1650米賽事跑獲第四,3月初的二班1800米賽事,有望直達香港打吡大賽尾班車,但全程在三疊角逐,全程轉弱跑獲第十三名。四月角逐1800米賽事,結果落後頭馬一個多馬位跑獲第四。接近一個月角逐二班泥地賽,賠率不被看好,起步後留在後方,但從後順利找位,並需要在內側找位置,最後由「超霸神駒」(Hongkong Great)大勝而回,最後因找位問題下,未能及時追上「星運子爵」(The Rock)跑獲季軍。

接近兩個月後,角逐二班賽香港回歸盃,也是在內側追上,但看似有機會贏出,不過最後50米,「足金好球」(Super Football)沒有乏力,結果跑獲第三。「柏林探戈」今年10月復出,初戰在谷草二班賽跑獲第六,其後在谷草1800米賽事未能望空下表現一般,只獲第七名。11月角逐二班1800米賽事,「柏林探戈」也是半冷門,起步留在較前位置,最後直路在四疊位置追上,但是外側的「天駟」(Celestial Power)反應較佳,亦以未能趕及追過「超級軍團」(Zebrowski),跑獲第三。

突然此駒要角逐香港盃,距離真的有點遠,不過能夠跑入前六的話已經贏出。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