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圈狂新聞119,年度狂新聞回顧特集

除了舊時狂新聞(有改寫)回顧,還有以前一些狂新聞看不到的新內容,終於「榮譽第一名」今年順利回歸……

第10名 駿王仔沒放棄,濠江取下勝利


由蘇志威以及劉小慧兩夫婦視為命根的「駿王」(Marqula)早前在香港宣佈退役,並計劃在紐西蘭安享晚年。

不過未知是否受到疫情影響突然改變計劃,今年馬匹前往澳門上陣。當初有不少人在嘲笑他們。


Source: Macau Jockey Club

隨著澳門馬季結束前,贏出賽事。這種批評的聲音亦漸漸消失。目前易名「駿王仔」的「駿王」已經在濠江取下兩場勝利。

接著就要看看何時通關可以即日來回去探馬,例如是澳港盃賽馬日(如有)有機會再看到牠出賽。

第9名:全球最知名馬匹Sumomomomomomomomo

Source: Wally Skalij

2021年度最強的馬匹可能是韓國馬迷都認識的Knicks Go。


Source: Vincent Carchietta/USA TODAY Sports

重申一次Knicks Go跟那支籃球隊一點關係也沒有,而是指韓國馬事會。K-Nicks

或許會是凱旋門大賽冠軍「驚世詩才」(Torquator Tasso),可惜是德國馬,話題不足。

Sumomomomomomomomo(スモモモモモモモモ)的意思是沒有意思,因為只是繞口令而已。

雖然2020年初出已經有話題,但是得要贏馬才行,終於在11月初取下了出道以來的首場勝利。

不管是日文還是英語要如何斷句呢?

答案是:Sumomomo-momo-momomo

如果用英文呢?Sumomo-momomomomo

甚至是非賽馬國家都拿來報導。連台灣也是一樣。試問世界冠軍除了當地,可以上一般新聞報導的版面嗎?

第8名:這是功德會認可的KOL應有的態度嗎?

2020年夏季,狂小編的真身遇上了針對了攻擊。

這家伙的筆名實在太傳奇了,傳奇到我一說出來大家就知道是誰。

除了其管理的群組,還有YouTube,其中有部份影片的觀看次數超過10萬。

在Bryony Frost欺凌事件被浮出水面,Robbie Dunne被罰18個月停賽。大塚海渡被導致木村哲也欺凌以和解收場。莫雷拉亦建議在駐馬場設立心理醫生,可見馬圈人士的心理健康也是相當重要。

雖然小編不求什麼公道,認為刪文後此時應該結束。

但狂小編已經知道,這一種對自己的臉子很厚的人,還繼續招搖。假如有一天他成為香港功德會的主管,就是我離開賽馬的那一天

第7名:防疫塔綠班終極現身
2020年賽馬仍能舉行,有賴各位職業人士在岡位上的配合,但總是有少數人數成為老鼠屎。在某個被俗稱為塔綠班,只是一個3+11,都間接害死800條人命。

首先有勞景啺在隔離期間外出跑步健身,不是會有跑步機嗎?能夠返回南澳策騎已經算你好運。

三屆冠軍騎師莫艾誠在2020年9月偷偷地在停賽期間,前往意大利。再加上「酒駕」,真的要打扁莫艾誠才行。

2021年8月多位騎師在摩靈頓聚房群聚,本應沒有問題,但到了九時就要散場,這五位職業騎師不懂做,還製造聲浪吵到鄰居。結果賈傑美等五人被罰停賽。當中更對經過房間的薛凱華知情不報。本來罪加一等,但是賈傑美成功打甩。當這三個月的側賽是,失去維省冠軍騎師。

狂小編明白有些人因種種理由,到現在拒絕接種疫苗。不過當大部份國民已經接種下,你反而不接種,早晚就會「執輸」。2022年1月1日,柏威廉被禁止在雅士谷馬閣策騎,不過之後在州內有更多馬場加入,結果反而自己被迫「失業」


Source: Steve Hart

最後,如果你是對以上內容還是有問題,那我只好贈你一句。

好的,塔綠班

Source: Lucifer Chu

第6名:香港KOL高價收費,一折價竟是
香港賽馬網站收費琳瑯滿目,由傳錢的銀行過戶再用WhatsApp通知,去到最近的Parteon,包羅萬有,目的希望較少人參與,派彩可以高一點。

但是像這位跟腎者之石一起的「沙律姐姐」(請各位試找「沙律」這個字國語化)的收費如下

什麼打一折是1388元。原價13888元

假如是13888元,我寧願直接去投注站買馬,就算輸了,最少有1389元回扣。假如課給他們,1塊錢也不能收回。

賽馬人的價值如何?

就是被你們的PTGF搞到「白天插畫家;晚上插畫家」

平日講馬做直播,晚上可能已經是跟馬迷玩「感謝祭」,難道你們是用OnlyFans嗎?

當然這個收費已經稱「技術錯誤」下已經收回。我想你今季跟「腎者之石」搞收費內容,應該更佳,當然狂小編無權過問收費內容,有點都不會給你們花來吃喝玩樂

第5名 武史我不想再努力了
橫山武史有幸策騎「樂透心」(Efforia、エフフォーリア)經過今年的大戰後,重點的不是他,而是他爸爸橫山典弘,

典弘首先策騎「赤駒創世」(Red Genesis、レッドジェネシス)在打吡的搏失。

接著秋季天皇賞時,策騎「實搏大帝」(Kaiser Minoru、カイザーミノル),不過直路失望。不過兒子策騎「樂透心」終於可以贏馬。

去到有馬紀念賽,典弘在轉彎時集中策騎「影子歌姬」(Shadow Diva、シャドウディーヴァ),觀看兒子比賽情況的畫面並無出現。

不過幻想還不能阻止,但是在比賽不可能帶攝影儀器,又不是那種用來拍賣主題的微形攝影機

第4名:殺死多個美國賽馬場的邱吉爾園公司

邱吉爾園專拆賽馬場,加州荷李活園馬場、佛羅里達州科爾德馬場間接被邱吉爾園毀掉。

今年更加直接將雅靈頓園馬場出賣。你賣給其他有意經營賽馬人士也算了,但是竟然是賣給一支美式足球球隊。

原來在你們眼中,美式足球場以及賭場才是你們的考慮。既然你們喜歡賭場,那麼你們願不願意把邱吉爾園賣掉?然後在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舉行肯塔基打吡?難怪雅靈頓百萬金大賽,是美國第一個獎金達100萬美元賽事,直到2019年1塊錢也沒加過。2021年更縮水60萬美元。邱吉爾園對經營賽馬的態度賤過賭場!

就看看你們何時將草道園這個不能舉行草地賽事場的跑道何時出賣?

第3名:寶塚紀念賽賽馬日斷背真相


Source: shin_mashin/twitter

6月27日阪神第五場1800米新馬賽,這張「交配圖」熱傳。許多人已經知道真相兩駒都是雄馬,但是整個故事的來龍去脈又是如何呢?

事發由藤岡康太策騎的T O Conder(テーオーコンドル)在出馬後場,突然發脾氣,向松山弘平的Roman Nature(ローマンネイチャー)突襲。此駒的背景是日本盃冠軍「湘南魔瓶」(Shonan Pandora、ショウナンパンドラ)的半妹。此時其他馬已經有意識避開,大多數盡快將馬匹帶到起步點。不過T O Conder繞了兩圈之後,就擒了上去,結果松山弘平的手部被壓著一段時間,雖然看似沒有受傷……


©Harukiku Nakamura/KADOKAWA

這兩匹都是雄馬,新馬都脾氣很大,看來這段「BL」式的故事還有一段時間說,該是作者的另一本《世界一初戀》嗎?

最後松山弘平還是手部受傷,當日換上了戶崎圭太上陣。T O Conder已經被馬房人員制服之下,回復冷靜,可以與Roman Nature爭一長短。最終Roman Nature以及T O Conder分別以第四名及第六名完成。


Source: Masakazu Takahashi

故事完了嗎?三天後策騎加害馬同主的T O Keynes(テーオーケインズ)贏出帝王賞,什麼事也沒有……才怪

T O Conder被使出永久版的「不可以色色」,使出日本賽馬臨急關頭才能用的最後手段被閹割,再上陣表現暫時平平。

不過T O Conder還有八個月時間,只要能夠贏出一場賽事,那麼就可以脫離苦海外。

如果你不想看BL文學,賽馬界有現醒,2021年版本是「麥道朗X柏寶」攻受組合。

第2名:Z調查,水野翔下落不明
馬圈狂新聞請到地球上最強鍵盤神探Z調查水野翔事件。

笠松競馬場今年重新開幕。在早些時候,因騎師及練馬師參與賽馬博彩,結果導致笠松競馬停賽半年。

及後雖然能夠恢復賽事,但只有九位騎師可用,需要從名古屋競馬場借調一些騎師。而且在名單上感覺上少了一位。為避免有人再收內幕料,大幅增加閉路電視數目,避免有人再作弊。

就是水野翔。不過水野翔並沒有參與博彩。而是涉嫌另一宗事件,讓他在馬壇上「消失」。

水野翔今年與一位模特兒結婚。但是自從今年3月尾後夫婦兩人的社交網站也沒有更新。今年5月笠松競馬公佈一則與水野翔新聞

指水野翔3月參加一個社交網站活動,並從活動抽獎中,抽到10萬日圓,不過當悉知違反賽馬規則後,已經將有關金額退還。

或許日本是一個非常重視個人私隱的國度,家人不能說,就算是日本政府也無法說。一般人只知道的水野翔已經掛靴,地方競馬的騎師資料網站,指水野翔已經「引退」

今年8月中野省吾在Facebook發表不公開文章,暗示水野翔已經不在人世。不過留意的是不是在Twitter發表,也不敢直接用日語說,看來他還有許多事也不能說,因為說了可能了濠江的騎師牌照也沒有。以目前澳洲最嚴的清零防疫政策,再加上澳門除了賽馬就沒有職業運動。中野一旦隨時像恩利克離開澳門,他回到日本差不多等於失業。

到底水野翔是不是真的離開人世,我也不知道。只有水野翔家人知道整個事件真相。

第1名:香港功德會故態復萌
香港功德會固然能夠將賽馬舉辦得那麼成功,我沒有爭議

不過你有沒有想像過他們如何取得。


將蘇銘倫被隔離又隔離,錯過香港國際賽事。


騎師郭能動粗可能很小事,但卻被誤會到提升至國家級層面


Source: Kenneth Chan/SCMP
練馬利霍利時不滿第五班贏馬限制,為保自己顏面離開香港

香港功德會YouTube首頁故意將其封鎖。


Source: HKJC

但是這些事情對於香港功德會來說是小事。因為上一季的投注額突破1300億港元

單看這些數字很爽,但是有沒有留意第一班馬數量不足、第四班1200米賽事經常要拆三組才能解決,你們有沒有拿實際行動?

奉勸功德會高層不要在辦公室看數字,多點實際在馬場外觀察吧

否則香港馬壇再出多一匹「金鎗六十」(Golden Sixty),最後也只會成為怕.jpg

好了,2020年度馬圈狂新聞到些為止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