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了解Marche Lorraine的血統


Source: Eclipse Sportswire

如果是說給日本讀者,問題不大。那麼如何將一匹在北美全無數據的馬匹介紹美國方面的人士呢?

育馬者盃雌馬大賽冠軍Marche Lorraine(マルシュロレーヌ)下個月最後一戰。Carrot Farm代表秋田章博希望沙地盃(沙特盃)會是牠的最後一戰。查回血統會讓許多美國血統專家泥地,父線「週日寧靜」(Sunday Silence)。母線方面就麻煩了,因為1930年代輸入日本,且一旦進入日本,幾乎都進不出去。

美國bloodhorse血統專家Alan Porter到底如果讓美國讀者了解Marche Lorraine。序言上已經提及Marche Lorraine主角地方的交流戰等同於黑體字賽事。贏出2020年大井競馬場雌馬預賽,牠亦角逐多場同等賽事,舉例早前在八月贏出門別競馬場育馬者金盃。

父線血統方面,如「唯獨愛你」(Loves Only You、ラウズオンリーユー)也是出自「週日寧靜」,不過不同的是Marche Lorraine,父線出自「黃金巨匠」(Oefevre、オルフェーヴル),祖先是「黃金旅程」(Stay Gold、ステイゴールド)。接著亦提及「黃金巨匠」的競賽生涯。以及其主要子嗣「旺紫丁」(Lucky Lilac、ラッキーライラック)以及「金紀元」(Epoca d’Oro、エポカドーロ)。接著亦提到「黃金旅程」在賽場以及育馬場上的成就。

母系Vite Marcher,出自French Deputy,牠的七匹孩子都取勝,包括另外兩匹錦標賽上名的馬匹。Vite Marcher的半兄是分級賽冠軍Triumph March。外祖母是出者「勇舞者」(Dancing Brave)的「協榮三月」(Kyoei March、キョエイマーチ)贏出櫻花賞等賽事。再數上去已經是Queen Narubi,即1953年的秋季天皇賞冠軍。從另一邊孩子來看,包括了「小栗帽」(Oguri Cap、オグリキャップ)以及Oguri Roman(オグリローマン)。Queen Narubi的四代祖先是Shrilly,即維省橡樹大賽冠軍,也是引進來日本的澳洲雌馬。祖先數到19世紀,就有1886年墨爾本盃冠軍Arsenal。

最後文章亦分析了夾離近親交配的分析,如Northern Taste,「北地舞人」(Northern Taste)等。最後結論是Marche Lorraine擁有線粒體DNA的可能性非常高。

bloodhorse.com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