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馬沙地盃賽馬日之強,李慕華開無雙,藤澤和雄遙距督師

在安都拉茲馬場舉行的沙地盃賽馬日,舉行八場賽事,其中六場純種馬賽事開放給國際參與……

結果日本馬參賽的六場賽事中贏出四場賽事,另外亦於沙地阿拉伯打吡上名。四場頭馬都有一個特點,全由李慕華勝出。首先是尼姆草地盃,由「威信英明」(Authority、オーソリティ),至於贏出1351草地短途錦標的「前人足跡」(Songline、ソングライン)則是四場頭馬中唯一沒有領放。「愚者眼界」(Stay Foolish、ステイフーリッシュ)則在紅海草地讓賽不被看好,因為讓磅與實力歐洲馬輕得不多。特別是一些主馬隊需要更多讓磅支持,但是結果一放到底贏馬。接著則在利雅德短途錦標,「舞林驕子」(Dancing Prince、ダンシングプリンス)也是一放到底贏馬。

四場賽事已經取得360萬美元獎金,日本賽事騎師獎金是5%,不過沙地阿拉伯有10%,單單這一天,連同沙地阿拉伯打吡跑第三,李慕華可以袋走43萬5千美元獎金。假如李慕華今年贏出秋季天皇賞、日本盃以及有馬紀念賽。因為騎師獎金較低,在沙地阿拉伯贏得獎金數字實際更多。此外李慕華自2020年3月以來未有在海外策騎,因此他很有野心。

日本馬亦於利雅德短途錦標表現勇猛,泥地短途賽分級賽非常少,雖然能參加馬匹很多。於是為了不等待地方交流戰,這場賽事連同杜拜金莎軒錦標成為另一個目標。就算連宮田敬介練馬師也表示,有不得不挑戰的理由。至於草地賽方面,一般來說歐洲馬都希望可以贏出杜拜世界盃賽馬日賽事,三場賽事雖然路程稍有不錯,但也有相應的杜拜世界盃賽馬日賽事。對歐洲馬吸引力仍然稍欠。對日本馬來說,香港國際賽事、沙地盃賽馬日、杜拜世界盃賽馬日、最後是冠軍賽馬日,形成了一個遠征陣線。

如果從血統學來看,原來也跟剛剛結束練馬師生涯的藤澤和雄有關。「威信英明」以及「前人足跡」的外祖父也是「吉兆」(Sumboli Kris S、シンボリクリスエス)當然四匹頭馬當中,也有一些平價血統馬,例如「舞林驕子」父乎「三人共舞」(Pas De Trois、パドトロワ)。2022年在日本的種費只是30萬日圓,如保證馬匹出生需支持50萬日圓。

李慕華贏出四場,就如「開無雙」一樣。可惜的是沙地盃賽事,李慕華並沒有座騎。最終日本馬仍然在沙地盃三甲不入。

新聞來源日刊體育體育報知racingpost.com bloodstock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