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拜金盃日本側翼馬金極速

雖然跟「星光速」能力有一段距離,但在低級賽事截然不同……


Source: Yomiuri Shimbun

Veloce Oro(ヴェロチェオーロ)父系為「黃金船」(Gold Ship、ゴールドシップ)曾贏出三冠皐月賞、春季紀念賽、兩屆寶塚紀念賽、有馬紀念賽等,是一個既有實力,亦有相當個性的馬匹,目前配種成績不錯,子嗣包括「安身立命」(Uberleben)贏出日本橡樹大賽。母系Precious Life(プレシャスライフ),出自「大樹快車」(Taiki Shuttle、タイキシャトル),在地方取下五勝。

Veloce Oro前年八月在札幌競馬場勝出1800米賽事後,隨即出戰札幌兩歲馬錦標,結果仍未成熟的Veloce Oro在該場賽事中只獲第五。其後在分級賽、公開賽甚至是自己條件還有泥地賽都試過,例如前年10月的百日草特別賽,遇上了「樂透心」(Efforia、エフフォーリア)跑獲季軍。去年1月最為接近,只是不敵當時評為潛質優厚的「大怪奇」(Deep Monster、ディープモンスター)經過試泥失敗後。

4月在新潟2000米條件賽突圍。賽事中最後與Arrivo(アリーヴォ)鬥走整條直路,結果以馬頭位險勝。一個月後繼續配上西村淳也出戰神戶新聞盃,但在最後偏弱只獲第五。其後10月在阪神2200米的三度山特別賽上陣,並改配杜滿萊。早段留後,中段發力,轉入直路後在第四位,並留有餘勁取勝。Veloce Oro從而從獎金基數取得菊花賞出賽資格。

初戰一級賽而言,相對與同馬房兼同主的「星光速」(Stella Veloce、ステラヴェローチェ)稍為見劣,Veloce Oro改配幸英明。當然成為冷門,在賽事一直留守後方,轉入直路後發力仍然需時,去到最後100米才將一眾乏力的馬匹追過,跑獲第六名。兩個月後Veloce Oro角逐有馬紀念賽日前一天的偉大錦標,由戶崎圭太策騎,在前方角逐,並已經在直路領先,最後100米追過「小手袋」(Reticule、レティキュール),並以一個馬位擊敗「里見光輝」(Satono Raduis、サトノラディウス)。在杜拜金盃賽前,角逐鑽石錦標,成為了第三熱門,起步一直居中,轉入直路後一度上到第三位,可惜最後200米力度一段,不及新上位的T O Royal(テーオーロイヤル)跑獲第五。

雖然今次遠征有點是帶同性質,但是只要發揮穩定,如果有快步速的馬匹加快,絕對有能力追上。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