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拜世界盃終極決戰,假想有可能再進一步嗎?


Source: DHRIC

高多芬以外的主隊練馬師,配合一切條件,有力在杜拜世界盃賽馬日突圍而出,「假想」是其中一匹……

「假想」(Hypothetical)父系「歌劇泰斗」(Lope de Vega),曾贏出法國二千堅尼及法國打吡冠軍,目前已經成為歐洲其中一匹頂尖種馬,主要子嗣包括「來運耀星」(Lucky Vega),母系Peut Etre,出自Whipper,曾於雌馬賽上名跑獲亞軍。

「假想」在兩歲時在湛士福馬場角逐一哩膠沙地初級賽,結果大勝五個多馬位。在2020年6月英國復賽事,角逐膠沙地剝典預賽錦標,結果落後頭馬「柏林探戈」(Berlin Tango)近五個馬位跑第四。其後轉戰皇家雅士谷額外新增賽事金門錦標,但似乎根據練馬師高仕登所言,馬匹不適應濕地而大敗。隨著在九月角逐唐加士達好地賽事包尾後,馬匹決定將牠帶到阿聯酋,由格德亞訓練。

「假想」在2021年杜拜世界盃嘉年華開幕前,贏出一場高評分的美丹本土讓賽,跟在前方下,轉直路後領先輕鬆大勝。其後在捷布阿里的三級賽跑獲第四後,回到嘉年華,在防火線錦標不敵老練的「胸懷抱負」(Secret Ambition)跑獲第四。兩星期後再次與巴米高合作,贏出一場105-90分的讓賽。隨後挑戰麥通第二輪挑戰賽,雖然賽事有不少馬在前搶,但是後追反應不錯,不過還是被「行軍禮」(Salute the Soldier)走甩。

阿聯酋馬在杜拜世界盃贏過,不過全部都是由高多芬獲得,其他本土練馬師幾乎沒有好表現。去到杜拜世界盃也有一定支持,今年馬匹順利領先,即使是「秘謎嚮導」(Mystic Guide)也不比其為快,轉入直路後,雖然很快對手挑戰,但是猶有餘勁之下,最終跑獲第四,表現相當不錯。

「假想」今年跑了三次,雖然在麥通首輪挑戰賽,在未轉入直路之前力弱,很快被收停。不過隨後在防火線錦標總算順利領放,並一放到底。雖然起步至直路受到一定壓迫,但假想仍然一放到底。其後以大熱身份角逐麥通第三輪挑戰賽。雖然有來自美國訓練馬匹上陣,但有關馬匹並非最一線。排在外檔,但起步順利,轉彎時已經在二疊位置,大概跑到一半貼欄領先,最終能夠放到底,雖然在去到終點受到「悔前非」(Remorse)的壓迫,但始終未能給予對手越雷池半步。

騎師巴米高作為高多芬法國地區主帥,他可以選騎杜拜世界盃季軍「賽車城」(Magny Cours),但是他沒這樣做,也許「賽事城」的跑法過於被對,就看看牠對於「強版查理」(Hot Rod Charlie)以及「暢快活」(Life Is Good)有多威脅。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