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平凡變不凡,素怡公主能否在金盃得手?


Source: ScoopDyga.com

不用擔心場地面,只要一有好表現就可以乘勝追擊。

「素怡公主」(Princess Zoe)父系「金曲評賞」(Jukebox Jury)。曾剷出一級賽歐洲大賽,配種初期在德國配種,近年轉往愛爾蘭國家狩獵育馬場配種。母系Palace Princess,出自「虎山行」(Tiger Hill),出賽16次取下兩勝,在德國屬中班水平馬匹。

「素怡公主」早期在德國現役,與大賽無緣,主要角逐中級賽事,在德國取下兩勝。其後轉往愛爾蘭,由莫律齊訓練。由於受疫情影響,需要去到6月下旬才能安排比賽。「素怡公主」是一匹64分的低評分馬匹,6月尾在納雲一場2600米上陣,結果跑獲亞軍。其後在七月卻拉在哩半女騎師賽上陣。結果以五個馬位大勝。其後在高威賽馬節連續上陣。首先在業餘騎師賽角逐3300米賽事,五天後角逐哩半讓賽,首次與薛良德合作,擊敗了「日照天子」(Emperor of the Sun)。相隔一個月後再在高威贏出表列賽,只是七星期多時間取得四連勝。

其後挑戰一級賽嘉登大賽,把握了場地之利,結果以半個馬位擊敗「博學先師」(Alkuin)贏出,最後200米將前領的「博學先師」追過。不過馬匹未能在皇家橡樹大賽中照辦照碗,結果只能維持均速以第四名完成。2021年在庫克以及高運園兩場賽事,但結果均中敗而回。不過「素怡公主」仍然角逐雅士谷金盃,在首次面對「弦樂器」(Stradivarius),再加上「素怡公主」未有好地根據,因此成為冷門,「素怡公主」留守在中後方位置。馬匹在轉入最後直路前推進,並於內側省位,此時被困的「弦樂器」追上,但似乎之前勝力過多,結果未能追上「素怡公主」只獲第四。不過「主觀主義」(Subjectivist)表現太好,輕鬆大勝五個馬位。「素怡公主」跑獲亞軍。

「素怡公主」及後在聖烈治預賽錦標不敵「加班費」(Twilight Payment)跑獲亞軍,及後在嘉登大賽也未見得當銳,未能走上前列位置跑獲第五。今年在沙地阿拉伯角逐紅海草地讓賽,不過當上的時候反應一般,最終只獲第十名。上賽則在山格羅錦標上陣,「素怡公主」在最後直路突圍時稍為領先,面對「亮葉仙查」(Quickthorn)、Enemy以及「啟導浪漫」(Wordsworth)三匹追上的時候仍然寸步不離,最終以馬頭位險勝「亮葉仙查」。

騎師薛良德仍然是愛爾蘭見習騎師,不過憑著「素怡公主」南征北討,已經見慣不少大舞台。練馬師莫應民亦視一匹一生難見的馬匹。「素怡公主」擊敗過一次「弦樂器」,因此今年金盃似乎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