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香港賽馬會公開信

拜啟

我只是一位普羅馬迷,對於香港賽馬會未來要如何執行政策,無權干涉。既然我寫得到這篇公開信,我已經了解有所覺悟。透過千字文,讓香港賽馬會可以做得更好。

內容針對香港賽事、海外轉播賽安排、賽事名稱等

1對於香港賽事
香港賽事將要面臨斷層。我非常明白香港居民直接難以購入馬匹,在海外擁有育馬場。不能讓同一位馬主同時擁有大量馬匹。但是我們可以看到高班馬出現斷層。雖然仍然看到一些馬能夠上到頂班,不過數目越來越少。希望香港賽馬會作為壓力機構,補貼馬主購入馬匹,例如與海外拍賣商合作,如神奇百萬及殷利殊等,如果在香港贏出指定賽事,可以獲得特別獎金。

第二越來越多香港馬匹推遲香港馬匹出賽,其實反過來是不是引入懲罰制度,將未出賽的四歲自購新馬進行「加分懲罰」,南半球57分,北半球62分。迫使練馬師讓馬匹更早出賽,以確保馬匹在有利分數上陣。

第三可以在指定國際賽事推出香港賽駒特別獎金,凡是香港國際賽事或冠軍賽馬日最先位置的香港馬可獲得獎金,減少馬匹避戰。新加坡亦於2018年及2019年的克蘭芝一哩賽也有這樣做過。


Source: Edward Whitaker/racingpost.com

第四周邊國家及地區推出不同國際賽事,包括巴林國際錦標以及沙地盃(沙特盃)賽事,香港賽馬會應該作出一些行動,與這些競爭對手搶邀請馬匹。從2020及2021年香港國際賽事,這幾項賽事明顯搶了不少應該受邀的馬匹。例如2020年「迪雅卓」(Deirdre)、「奧斯德鎮」(Oxted)zd12021年「閃光爵爺」(Lord Glitters)等,你們有沒有辦法可以搶回這些競爭對手,重返榮耀。

第五巴林賽馬會推出巴林草地系列賽,讓歐洲馬匹可以在冬季角逐草地賽事。日本中央競馬會亦允許日本盃當日的部份條件賽中開放外國馬匹。那麼香港能不能有條件開放第三班或以上賽事給予外國馬匹參與。帶同馬可以穩定香港國際賽事參戰馬情緒,亦可以出賽避免浪費。以新加坡或澳門馬匹做試點絕對沒有問題吧。

2對於海外轉播賽

Source: Anne M. Eberhardt/bloodhorse

海外轉播賽的意見。香港賽馬會曾經在2009年向香港政府有關部門轉播海外轉播賽馬日,當中16個轉播賽日獲批,但是轉播25場的單場賽事被拒後,自此已經超過十年,從未重新提出過有關計劃,只是不斷增加賽日。十場賽事已經見得僧多粥少,2017-18年馬季無法轉播寶塚紀念賽得到了教訓。例如日本除了日本育馬場盃(JBC),幾乎不會將多場一級賽在同日舉行,這幾乎是日本賽馬的潛搖則。除了日本多場大賽,亦可以在星期六轉播指定澳洲、紐西蘭或英國賽事。星期日轉播美國三冠賽事絕對通行無阻。


圖為2021年9月11日聖烈治錦標開跑時間,在蓋達靈錦標之間以及一場讓賽,有足夠空間轉播聖烈治錦標(香港時間下午10時35分)

轉播賽賽馬日方面,只要時間充足,轉播兩地賽馬日可以當作一天,甚至時間停止沒有問題,下午轉播一兩場,夜晚再轉播五六場也沒有問題。。單以今年為例,要轉播愛爾蘭冠軍錦標以及聖烈治錦標並不是不可能。只要犧牲一場賽事時間,這場賽事編排在S-2也沒有問題。如果單場賽事不吸引,也可以加上公園錦標以及波特蘭讓賽(出賽馬匹較多賽事)。我不要求在9月10日立即做,2023年才開始也沒有問題。

此外海外轉播賽有多一點彈性。近年因應全球匯合彩池轉播更多英國賽事我並不反對。不過就被英國十多個賽馬日綁死,作為馬迷反而沒得選擇。以往主力轉播澳洲賽事,到現在因無法與澳洲方面進行匯合彩池,反而賽日只有幾天。當然我並非要求像以前轉播所有賽事。請香港賽馬會高層不要忘記韋敬誠將軍對於轉播賽原意。

3對於賽事名稱
很久以前就一場意大利賽事名稱作出糾正,最終獲得貴會接納。那場賽事就是「羅馬大賽」。

Source: Paris Turf

我從不反對將「皐月賞」稱作「日本二千堅尼」,也不反對「日本打吡」取代「東京優駿」。不過為什麼賽馬發源地的「二千堅尼錦標」以及「一千堅尼錦標」稱作「英國二千堅尼」以及「英國一千堅尼」。而是將考菲爾德馬場的「One Thousand Stakes」稱作「一千堅尼」,作為賽馬工作者,我認為相當矛盾,希望貴會作出解釋。同樣地應稱作「冠軍錦標」卻稱作「英國冠軍錦標


Source: Getty Images

此外貴會將「葉森打吡大賽」以及「葉森橡樹大賽」在未有通知傳媒的情況下,偷改為「英國打吡大賽」以及「英國橡樹大賽」。我知道2012年亦曾經在葉森打吡大賽當日的英文名稱稱作「English Derby」。無論如何兩個賽事名稱都不是正統性。不過葉森打吡,甚至連英國賽馬會(Jockey Club)也有使用過

此外我亦發現近年才成立賽事名稱中文化非常遲。除了沙地盃外,其他在安都拉茲馬場的三級賽都未有譯作中文,有些名字並無爭議性,除了Neom Turf Cup仍有商榷之處。這個情況亦出現於杜拜世界盃嘉年華好幾場的表列賽身上。怕正名不是問題,而是遲遲不行動才是問題。

4對於海外馬名

Source: Wally Skalij

個人非常明白香港馬主有權在香港賽駒佔用任何馬名,除非涉及商標或不雅名稱。

我有幾點擔憂。個人認為國際評分120或以上馬匹,不論有沒有轉播賽,都應該有一個中文譯名。例如韓國馬事會已經清楚解釋「Knicks Go」名稱來源,那麼馬會的意思應該有頭緒。不然這些工作被其他賽馬工作者被搶掉。

我明白香港賽馬會可能因為香港馬主想用馬房,而避免作出翻譯。既然如此,替外國馬改名「五字馬名」就可以解決。我的提議並非因為「曼哈頓咖啡」這個例子而提出。例如日本方面,亦會將外國馬匹,不論是出賽日本賽事的外國馬以及運往配種用途的馬匹,可以使用十個或以上片假名,香港馬主「精英大師」可不是一個例子「サイレントウィットネス」。不用怕香港馬主提五字馬名,那就照做,以前香港職業化初期不是這樣缺嗎?

第三,有一位海外居住的華裔馬迷,自創譯名之餘,更批評貴會的不是。我知道貴會部門有許多壓力,不過香港賽馬會應該把他的主導權搶回才是。因為沒有最精準的辦法。

同樣地,應適用於練馬師或騎師,例如名牌練馬師「Brad Cox」至今仍未能正名,有點可惜。

我希望香港賽馬會僱員,下任何決定之時,不要在辦公室看數字。多點從會所、馬場或場外投注處了解香港賽馬會會員、普羅馬迷的真正需要,否則香港賽馬人口的老化程度可能比起社會老化更快。香港賽馬會可以想出一些創意點子,例如舉行一試在傳統框架上未舉辦的賽事,舉行針對未成年人士賽馬活動。

最後,歡迎香港賽馬會透過本誌電郵針對我所提出觀點作出澄清。

一位在馬場上觀賞賽事的普羅馬迷
敬具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2 thoughts on “致香港賽馬會公開信”

  1. flame哥上次發公開信已經是5年以前的事情……且看今次會有什麼回響,希望會有一個好的答案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