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1日墨爾本盃賽馬日各場推介(第三場有更改),墨爾本盃無馬膽

部份場次推介馬匹數目較少(3至4匹)

第一場是柏文錦標,讓一些進度不足三歲馬有爭獎金機會。「雪兒保證」在滿利谷瓶贏出一場雌馬二級賽,實力不用擔心,只是怕負磅以及初戰2000米。「樣板主義」雖然在兩星期前僅勝一場處女馬賽,不過後追相當強勁,也要留意。「越南美景」近五次上陣都是大熱,上一次在考菲爾德盃賽日的平磅賽取勝。「逸步」亦在爛地賽有好表現,近兩戰改變跑法領放,有力偷襲放到底。

第二場玉泉碟推介四匹,「覓勝駒」已經在鄉鎮馬場取下兩勝,跑慢一點的軟地也沒有問題。南澳馬「勇翱翔」更在大爛地出擊,來到費明頓亦配上連達文作好準備。「勇探索」上次在二級賽大月敗也沒關係,因為一直留後未能發揮表揮,但今次可望在外檔一衝而上。「成長迅速」其兩勝雖在膠沙地取得,不過在草地戰力不能輕看,今季亦在一場星期三城市賽跑獲亞軍。

離墨爾本盃還有一小時,有一場1800米表列賽賽馬日碟,道德作用」曾經在明星一哩賽日贏過一場定磅賽。不過今季復出看來表現欠佳,先跑一場表列賽再上位。「威獅王」在紐西蘭錦標上名後,來到澳洲,總算在沙丘園大賽日贏出一場公開讓賽。「印刷祖師」這匹忠實老馬匹,今季跑較路程熱身,上次在水晶一哩錦標包尾大敗也沒關係,始終對手有點強,返回讓賽負輕磅有機會。「民族風」在珠峰賽日的加雲盾跑獲亞軍,但當然負磅不利,一個位置已經足夠。「白噪聲威」仍然是紐西蘭馬身份,回澳首戰跑入第三。「百萬達」同場戰績可靠,上次雖角逐城鎮盃賽,但跑入第四已經不錯。

第五場這場讓賽是紀念英女皇而名,退出馬亦相當多,後備全數補上下,現可受注,仍然有許多變數,包括有更多馬匹退出,只提供三匹。前香港馬「勝賢」,用回原譯「滿響名」,跑爛地也有兩手。來到澳洲重新服役後,在較低班讓賽取勝,接著再贏跑一場季軍。後備補上的「花海」在智朗盃賽日一場讓賽跑獲亞軍,近表表現穩定,不可輕看。「花園景致」亦於一場表列賽跑入季軍,之後有一整個月沒出賽,有力再追。

第六場香港賽馬會錦標,「通才女子」相隔一個月才出賽,在一場二級賽跑獲季軍,變化地能力不差。「功名在望」在十天前贏出一場分級賽格的黑體字賽事,或許跑這場賽事戰意成疑。不過在加磅懲罰只是2磅之下實在有利。「乘巧妮子」似禾合跑變化地,好地以外的賽事都上名,今年2月以來只跑過兩次,有望保存實力。「文壇巨匠」近五戰都有前四馬,且角逐賽事水平準高,並沒有失準,上次縮程1200米照贏,增程1400米也沒有問題。

第七場常迎錦標,「靈妙蹄」不跑雌馬賽,選擇與雄馬上陣,雖有久休復出的問題,但似乎很有信心。「樸實男兒」雖然近期表現一般,但有力出冷,同場同程更是兩戰全上陣,今季兩戰復出初步回氣,有力重新出發。「活力高」已經在一場表列賽跑獲亞軍不能輕視。「新結識」在表列賽西摩亞跑入亞軍後,未有出賽,1200米或不是牠的強項,但可憑實力以及負磅之利爭上名。


墨爾本盃預測不易。原本首選騎爵勛位,排在24檔,且似乎除了領放就沒有別的招數,坦白說上次放到第三位已經偷笑。預計賽事稍快,對於需要在前五名的馬匹相對不利。類似條件在三天前獲得資格的「蛇紋石」也不用想了。剛從歐洲進口馬以外近走表現失望的馬匹也不用考慮,例如是「甜帥哥」、「杜麗艷薇」、「傳神詮譯」。「踏金行」負重磅也不在此考慮,雖然在考菲爾德盃表現出色,亦避免了不必要的加磅懲罰。「川河威駒」毫無疑問不論香港還是澳洲賠率必成大熱,但有兩點成疑,在「川河威駒」歐洲大旱,未跑過變化地,雖然實績相當旺,但是「三歲北半球」馬,自從被評磅員調整負磅下限後,一場上名也沒有,太熱索性不選。

月飛焰」去年贏出滿利谷金盃,那時才意識到馬匹有能力挑戰墨爾本盃,今年更贏出甘明斯錦標,直接取得一席墨爾本盃出賽資格。接著在滿利谷金盃跑第二,父系也是墨爾本盃冠軍,抵銷南半球馬在墨爾本盃的不利

因應「月飛焰」退出賽事,不提供馬膽,當然如果你心目中想要要膽,可當第二選「招財」為首選。「招財」雖然今年跑過一次輸給「川河威駒」但可以避免重磅,聖烈治錦標中,雖然大敗,但已經做好試驗,只要跑回前場表現一場沒問題。「山間倩女」上場起步稍為慢一慢,決定留後,但結果跑獲第四名。今年秋曾擊敗「雍容爾雅」實力當然不可小看。「共治君王」賠率開出來真的不好,在考菲爾德能夠跟前下跑第五相當不錯,且可留在內檔,不需太急放,拖其一腳純粹是賠率。「花域」成功以逸待勞等待一個墨爾本盃資格,在大都會錦標跑獲第三,未從加磅懲罰從而取得較前名次,就看看這一次的方式能不能賺取一個機會。假如真的要找更穩的北半球馬,屢拼二三線中長途賽的「不戰而勝」可作配腳第五選。

「獲獎表現」今季表現失望,即使跑到2000米,竟然無功而還。「外交使者」贏智朗盃評磅員不看好。「激鬥士」證明考菲爾德盃不值成為大熱門。

製圖版在此(第三場請參考文字版)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