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多芬久久派馬來港參戰植物科研


Source: Scoopdyga.com

正以為艾柏賓把大門拉上的時候

「植物科研」(Botanik)父系「金號角」(Golden Horn),曾贏出葉森打吡及凱旋門大賽,並成為2015年歐洲馬主,目前其後優異子嗣包括在分級賽上名的「漁利盡收」(Trawlerman),母系Autumn Lily,出自「街頭口號」(Street Cry),取下三勝主攻短途。「植物科研」為其次胎。

「植物科研」兩歲時已經出道,在多維爾賽期未有進賬。終於在9月贏出聖格盧一場處女馬賽。及後在一級賽聖格盧準則大敗,不過不敵「全副裝備」(Gear Up)跑獲亞軍。不過之後受傷,亦表受閹割手移。2021年9月復出,連勝兩場聖格盧第二班讓賽。其後在里昂帕里表列賽跑獲第六。

「植物科研」今年仍然角逐讓賽,不過在高濱馬場的第二班讓賽大勝三個半馬位後,再進一步。雖然在五月巴黎隆尚的讓賽中,以馬頭位優勢不敵「投資者」(Investor)不過在最後亦將對手追回。果然之後再在隆尚角逐同場同程賽事以一個馬位取勝。今年在多維爾賽事羅魯錦標中,一放到底控制步速,讓去年多維爾大賽冠軍「古神明」(Glycon)未能追上。

及後出戰多維爾大賽。雖然有讓歐洲馬壇為之一懼的「愚者眼界」(Stay Foolish、ステイフーッリシュ)不過「植物科研」仍然是大熱門,起步後跟在「愚者眼界」之後,到直路時慢慢追上,最後150米取下領先優勢,最後以一個多馬位贏馬。上次出戰二級賽多拉爾錦標,但在賽事中未能跟在前方,結果以第十名大敗而回。

不過看起來多拉爾錦標大敗是受到路程影響。今次在好地場地發揮,應合發揮,且在賽事中領放的離不開「石器時代」(Stone Age)只要跟在好位,有機會跑獲獎金名次。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