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盃大逃宣言不只有本初之海,還有金積驥


Source: Yomiuri Shimbun

這個暗示是不是真的?

「金積驥」(Jack d’Or、ジャックドール)父系「滿樂時」(Maurice、モーリス)馬匹在香港適性不會懷疑,曾贏出冠軍一哩賽、香港一哩錦標以及香港盃。子嗣目標頗為成功,並在南北半球配種。母系Ravarino出自Unbridled’s Song。在英國取下兩勝,後來轉到日本成為繁殖雌馬。近親包括分級賽冠軍Ponte Bonheur。

「金積驥」跑了兩場新馬賽,結果取下兩場亞軍。四個月後在阪神2000米處女馬賽再上陣,並於中段取下領先,結果最後以九個馬位大勝而回。及後直接在首長錦標上陣,亦成為了主力邊線馬,起步後獨自帶出,不過已經在200米左右被「馬之王」(Baji O、バジオウ)捕捉到只獲第四。九月中京復出時,並沒有領先,只是僅僅與前領馬平排,在直路初段領先下大勝。並於10月把握中京賽期最後一日再度上陣,結果在無馬領先下「金積驥」一放到底贏馬。

「金積驥」跑法開始定形,在日本盃當日喜迎錦標上陣。馬匹採取傳統方式領先,在最後400米時開始打開,最終以三個半馬位輕鬆擊敗「心動回憶」(Heart’s Historie、ハーツイストワール)。兩個月後再於東京競馬場同場同程白富士錦標上陣,結果也是同樣方法離帶離對以兩個馬位輕勝。今年三月「金積驥」在金鯱賞首次在分級賽上陣,雖然而對更高級對手,直路初段不像以前輕鬆帶離,但最終仍以兩個半馬位之差擊胸「麗冠花環」(Lei Papale、レイパパレ)等馬。

「金積驥」在大阪盃首次挑戰分級賽,並僅次於「樂透心」(Efforia、エフフォーリア)成為了賽事次熱門,起步順利領先,但入直路後未能帶開其他馬匹,到250米左右只能被其他馬匹追過,結果只能以第五名完成,不過賽後證實馬匹失去其中一塊蹄鐵。「金積驥」稍作小休,直到札幌紀念賽再次上了,不過由於有「本初之海」(Panthalassa、パンサラッサ)領放,改由跟在前方,結果在轉入直路後慢慢跟上前,最終在終點前將「本初之海」追過。那場賽事「本初之海」並未用盡全力領放。

秋季天皇賞,「金積驥」原本想守在較前位置,應該在「本初之海」的第二位,不過賽事中「北橋」(North Bridge、ノースブリッジ)以及「巴氏金屬」(Babbitt、バビット)也搶在較前位置,「金積驥」被迫留在比原定更後的位置。雖然在轉入直路後是率先追上「本初之海」的馬匹,但是最後有後上更快的對手,結果「金積驥」始終未能追上「本初之海」跑獲第四。

「金積驥」過往大部份時間由藤岡佑介策騎,今次在香港盃之旅改配武豐。武豐在官方網站日記這樣寫著,第一次策騎「無聲鈴鹿」(Silence Suzuka、サイレンススズカ)就在香港,希望得出好結果,想嘗試那種跑法。莫非武豐想讓「金積驥」大逃,甚至搶贏「本初之海」應有位置?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