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空極光能否連有馬紀念賽也攻破?


Source: Yomiuri Shimbun

既然世界盃決賽有阿根廷,那就提及阿根廷盃冠軍……

「破空極光」(Breakup、ブレークアップ),父系為「小說名家」(Novellist),贏出英皇錦標等賽事,退役後在日本配種。目前暫時未有一級賽冠軍,不過亦有一些分級賽冠軍,包括同樣參加此賽的「定稿」(Last Draft、ラストドラフト),母系Little Jun(リトルジュン)出自「大洋船」(Kufofune、クロフネ),在中央草地賽事取下五亞未能取勝。

「破空極光」兩歲時初出表現一般只獲第九。直到今年1月第二戰在200米賽事跑獲亞軍。其後在出道第五場,在中山2200米處女馬賽一放到底大放三個半馬位取勝。其後直戰京都新聞盃,但當時狀況未起只獲第十。其後直到在新潟一勝班條件賽復出,但無法領放下只獲第十。不過隨後在中山競馬場賽事「破空極光」利用擅長領放,在直路帶開其他對手,結果以兩個半馬位擊敗「奈村神風」(Namura Kamikaze、ナムラカミカゼ)其後在二勝班賽事跑了三場,第二場在12月角逐好運讓賽,馬匹在直對面彎位重新取得領先,但在最後100米乏力只獲季軍。三星期後在中京2200米賽事上陣,利用永野猛藏可讓6磅的優勢一放到底。

「破空極光」繼續留在中山競馬場三月角逐2200米灣岸錦標,但再一次因無法領放而大敗而回。一個月後角逐陽光錦標,首次與戶崎圭太合作,在這場讓賽中,跟在第二位,在直路前轉出外側取下領先,但是後面跟上來的「仙域寶礁」(Paradise Reef、パラダイスリース)原本打算在中京競馬場三方原錦標補中,但卻遇上破場地紀錄時間的超快步速,結果只獲第十一名。接著在東京2400米六月錦標被「飄揚青帆」(Vela Azul、ヴェラアズール),幾個月後「飄揚青帆」贏出日本盃。其後直到10月在關東有一場合適條件賽。今次「破空極光」沒有領放,且在最後直路需要等位,終於在最後200米抽出外側,並等待其他對手乏力下,以馬頭位擊敗Marino Azura(マリノアズラ)。「破空極光」上戰角逐阿根廷盃,改配田邊裕信,賠率上只是半冷,但在負磅上有一定優勢,馬匹一直守在第三位。最後300米取下領先,在其他馬未能追上之下,保持領先,最終以一個多馬位取勝。

「破空極光」在(上)週四進行快試,在最後200米做出1第5時間,追上了一匹兩歲未取勝馬匹。戶崎圭太表示馬匹有前領能力,又易策騎,即使跑這種級數的馬匹也沒有問題。

Author: flameracing

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只要是賽馬,我也會關注。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